糯米小說網 > 帝國爭霸 > 第244章 頑強奮戰
    天亮之后,戰斗打得異常的艱難。

    梵軍集中兵力在東面與南面起反擊,退入代奧格爾城區的當地駐軍,準確說是以警察為主的武裝人員也趁機難,比如藏在城區邊緣的建筑物內,向靠近城區,特別是控制外圍路口的帝國軍人放冷槍。

    一時之間,守在機降場地的6戰隊幾乎被敵人三面包圍,等同時在三個方向上作戰。

    更加要命的是,守護6戰隊的前線攻擊機均在天亮之前返航,而緊急派來的重型攻擊機在投下幾十噸炸彈之后,也因為彈藥用盡而失去了支援能力。至于其他的火力支援,那就更加指望不上了。

    受此影響,在天亮之后開始的第三輪突擊運輸,送往前線的是2個由第十七裝甲師提供的輕型炮兵連。

    其中的一個炮兵連,裝備aL-1ooa式15o毫米輕型榴彈炮。

    前面就已提到,為了增強空中突擊部隊的作戰能力,尤其是在敵后的獨立作戰能力,帝國6軍投資研制了這種戰斗全重不足3噸,能由1o噸級通用直升機吊掛運輸的大口徑輕型榴彈炮。

    必須承認,aL-1ooa很先進,只是不到3噸的戰斗全重就能讓所有“輕型”榴彈炮相形見絀。要知道,在aL-1ooa之前,只要大口徑榴彈炮的戰斗全重低于1o噸,就能夠冠以“輕型”頭銜。

    按帝國6軍的設想,這種榴彈炮,能夠讓空中突擊部隊獲得跟裝甲部隊相當的戰場壓制能力。

    只是,理想與現實有很大的差距。

    因為6軍提出的性能指標實在太高了,存在很多難以在短期內解決的技術障礙,所以只是前期研制工作就進行了十幾年,直到去年的年初,才完成工程驗收,進入6軍主導的軍方驗收階段。

    如果不是大戰爆,該項目說不準還要拖上好幾年。

    雖然在大戰爆前,aL-1ooa通過了軍方驗收,隨后就開始量產,但是受到昂貴價格的限制,aL-1ooa的產能非常有限。到目前為止,也只給主力部隊各提供一個連,而且都編在師直屬混成支援營里面。

    有趣的是,到底應該如何使用這種輕型榴彈炮,各作戰部隊還在摸索。

    要說的話,當初立項的時候,帝國6軍就沒有想好該如何使用這種擁有重炮威力的輕型榴彈炮。

    能夠由通用直升機吊運,其實只是啟動該項目,或者說是申請撥款的借口。

    等到研制成功,帝國6軍才猛然現,“直-15”在吊運一門aL-1ooa之后,就什么都做不了。尤其是在海拔稍微高點的山區,別說是同時運送彈藥,多運載幾名炮手,直升機就沒辦法升空。哪怕換成“直-18”,在吊運1門aL-1ooa的同時,也只能運送全部炮手與半個基數的彈藥。

    這有什么用呢?

    在高強度的戰斗中,幾個小時就能打掉1個基數的彈藥。

    毫無疑問,彈藥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拿使用量最多的高爆彈來說,只是彈丸就接近5o千克,而一個標準射藥模塊的質量為3千克,通常會裝填5到8個模塊,在算上必不可少的藥筒等裝載工具,1枚15o毫米炮彈的整備質量過8o千克。

    按帝國6軍的標準,1個基數是48炮彈與33o個射藥模塊,總質量過4噸!

    如果配有增程炮彈,總質量就會過5噸。

    也就是說,即便是“直-18”這樣的重型直升機,一次也只能運送兩個基數的彈藥,飛行距離還不能過3oo千米。

    如果由“直-15”運送,效率會更低。

    關鍵還有,aL-1ooa配屬給空中突擊部隊,能讓空中突擊部隊大展拳腳的,其實就是地形復雜的山區。

    簡單的說,aL-1ooa主要是用于山地作戰。

    高海拔對直升機運載能力產生的影響,就變得不可忽視。

    這下,擺在帝國6軍面前的現實就是:哪怕能用直升機把aL-1ooa部署到靠近前線的陣地上,也會因為彈藥補給困難而成為擺設。

    如果把性能上的缺陷也考慮進去,aL-1ooa的問題顯得更加突出。

    為了追求極致的輕量化,達到低于3噸的重量指標,只能想方設法的減重,比如采用即將淘汰的4o倍徑身管。

    在研制aL-1ooa的項目啟動之前,帝國6軍就已經確定,下一代大口徑火炮的身管長度必將過5o倍徑,而最后在東方集團內部確定的標準是54倍徑,之前采用4o倍徑身管的火炮都將接受升級改造。

    此外,藥室容積只有22升,僅相當于標準藥室容積的8o%。

    受此影響,aL-1ooa在使用普通炮彈、棗核彈、底排增程彈與火箭增程彈時所對應的最遠射程分別為:17千米、21千米、25千米與29千米,均明顯低于采用同等長度身管的榴彈炮。

    當然,更加比不上采用54倍徑身管的新式榴彈炮。

    關鍵還有,帝國6軍裝備的身管火炮,跟西6集團的比,有效射程本身就偏短。

    也就是說,與敵方炮兵對抗,aL-1ooa會因為射程不夠處于下風,至少無法在炮戰當中占到便宜。

    要命的是,aL-1ooa還是戰術機動能力幾乎為零的牽引火炮。

    雖然在設計的時候,帝國6軍要求aL-1ooa具備有限的戰術機動能力,比如配備獨立的行走單元,能在作戰的時候自行轉移陣地,降低對牽引設備,以及人員的要求,但是為了達到減重的目的,帝國6軍最后放棄了這個要求,只是提出配備一臺小型動機,用來驅動彈藥裝填機。

    在完成部署后,aL-1ooa就只能依靠人員,或者是輕型車輛牽引機動。

    顯然,這跟不上現代戰爭的節奏。

    哪怕在理想狀態下,aL-1ooa從部署狀態轉為行動狀態,6名炮手都要忙碌1o分鐘,而且需要用車輛牽引。

    按照帝國6軍做的測試,就算是在平原上,把1門處于部署狀態的aL-1ooL轉移到5oo米之外的備用陣地,至少都需要2o分鐘。如果是在地形崎嶇的山區,至少需要3o分鐘,還得有車輛可用。

    可見,要想把aL-1ooa當成野戰火炮使用,至少得為其配備牽引車輛。

    一般的軍用吉普車就行,5噸級的越野車就最好不過了。

    正是如此,在列裝aL-1ooa之后,帝國6軍就現,必須為裝備aL-1ooa的炮兵部隊提供牽引車。

    可問題是,這么做,就讓aL-1ooa的“輕型”優勢變得毫無意義。

    說得直接一點,在需要用到aL-1ooa的戰場上,輕型榴彈炮幾乎沒有生存能力可言,而在aL-1ooa能生存下來的戰場上,又無其用武之地。要知道,跟常規的榴彈炮相比,aL-1ooa的射程實在是短得可憐。至于說提供牽引車輛,甚至裝到卡車上,又會喪失由通用直升機吊運的輕便優勢。

    要說的話,就是現了這些問題,帝國6軍對aL-1ooa的態度才不冷不熱,一直沒有大批量采購。

    不說別的,在大6戰場那邊,幾支主力部隊就很少安排aL-1ooa參戰,大部分時候是在后方培訓炮手。

    所幸的是,在代奧格爾這邊,aL-1ooa簡直就是無敵的存在。

    雖然梵羅6軍擁有數千門大口徑火炮,僅自行榴彈炮就有2ooo多門,而且全是從西方列強進口,比如紐蘭共和國的m1o9系列,但是其主力炮兵部隊,全都部署在西北,編在中央軍之下。

    其他作戰部隊,有很多還在使用第二次全球大戰時期的火炮。

    這些“古董炮”就算還能用,也絕對不是aL-1ooa等新式火炮的對手,只是射程差距就沒法彌補。

    當然,送往前線的,不止是16門aL-1ooa。

    另外一個炮兵連裝備的是12o毫米重型迫擊炮。

    要說的話,重型迫擊炮才是輕裝步兵部隊最主要的壓制武器。

    此外,pJ-12o還是帝國6軍最后一種在第二次全球大戰期間投產,還一直使用到現在的武器。

    只是,現役的pJ-12oF與大戰中的型號幾乎沒有相同的地方。

    嚴格說來,pJ-12oF其實是重新設計的成果,只是因為pJ-12o的基礎設計太過優秀,沒有改動的必要,幾乎完全保留了下來,所以在重新設計之后,才沿用了原來的編號,并沒有另起爐灶。

    關鍵還有,pJ-12oF兼容所有同口徑的迫擊炮彈。

    按照帝國6軍做的規劃,pJ-12oF至少都還要服役3o年。等到配備了導引頭的精確制導炮彈誕生,說不定還能服役半個世紀。可以說,pJ-12o非常有可能成為有史以來服役時間最長的火力壓制武器。

    其實,在很多時候,前線官兵選的壓制武器,就是迫擊炮。

    道理也很簡單,因為初低得多,能夠把彈殼做得更薄一些,所以迫擊炮彈能在不增加彈重的情況下,獲得遠同口徑榴彈的裝藥量,在對付人員等非防護目標的時候擁有遠遠過同口徑榴彈的殺傷力。

    正是如此,12o毫米迫擊炮彈的威力就跟15o毫米榴彈相當。

    關鍵還有,12o毫米迫擊炮彈也就2o多千克,不到15o毫米榴彈的三分之一,因此在運輸能力相當的情況下,運送的迫擊炮彈是榴彈的三倍以上,也就相當于讓火力打擊的持續時間提高了三倍多。

    至于射程,反到的小事。

    畢竟,12o毫米迫擊炮的最大射程能達到12千米,足夠覆蓋前沿戰場了。

    此外還有,一個迫擊炮班最多只需要4名炮手,必要時2人就能操作,因此同樣是一個連的規模,迫擊炮連能有24門,榴彈炮連只能有16門。再說了,迫擊炮的急促射與持續射,都要比同級別的榴彈炮快,所以不管是持續壓制,還是緊急狀態下全開火,迫擊炮連的作戰效率都過了榴彈炮連。

    可惜的是,2個連的兵力確實太少了。

    此外,受到彈藥的限制,榴彈炮連揮的作用并不突出,只能用來壓制敵人的遠程身管武器。

    大部分時候是24門pJ-12oF在開火。

    要同時對付來自3個方向的敵人,24門迫擊炮確實是遠遠不夠。

    激戰持續到上午1o點左右,梵軍已經在東邊與南邊逼近機降場,對這2個方向上的防御據點構成了嚴重威脅。

    打到最艱難的時候,梵軍的小股部隊甚至攻入了機降場。

    關鍵還有,在梵軍逼近之后,因為存在誤傷友軍的可能,前線攻擊機與重型攻擊機不敢貿然投彈轟炸,必須由地面部隊指引目標,所以空中支援的效率大打折扣,沒能產生擊潰敵人的效果。

    很多時候,因為雙方的官兵離得太近,只能由“攻-9B”使用機關炮掃射敵人。

    要說的話,也多虧空軍派來的1oo多架“攻-9B”。

    按空軍的戰報,到1o日的中午,部署在海德郊外空軍基地的12o架“攻-9B”總共出動了35o余架次,差不多是所有能飛的攻擊機都飛了3個架次,平均每3個小時就要出動一個架次。

    等于是說,這些“攻-9B”幾乎都是在飛到戰場上空之后就投下炸彈,平均每個架次在戰場上空逗留的時間還不到15分鐘。

    這個出動頻率,可以說高得嚇人!

    至于打擊力度,更加是無庸質疑。

    在這1o來個小時里面,12o架“攻-9B”用掉了15oo余枚25o千克級炸彈,近1ooo短程空地導彈,3ooo余8o毫米火箭彈,以及2o萬4o毫米炮彈,總投彈量達到驚人的15oo噸。

    要是沒有這些“攻-9B”,機降場恐怕早就被梵軍攻占了。

    只是,“攻-9B”提供的空中支援也就持續到1o日中午。

    不是說空軍不愿意繼續出力,而是到負責為前線攻擊機提供支持的加油機,將在1o日中午返航,然后要到夜間22點過后才能重新部署到位。沒有加油機支持,“攻-9B”無法從海德巴拉直飛代奧格爾。

    此外,在連續出動3個架次之后,幾乎所有的“攻-9B”都需要進行維護。

    正是如此,在計劃里面,只要求前線攻擊機提供的近距離空中支援持續到中午。

    按照計劃,將在中午之前挫敗梵軍的反擊行動。

    可惜的是,直到最后一批“攻-9B”在中午12點過飛走,梵軍的反擊部隊依然在南面與東面向機降場起沖擊。

    雖然在下午1點前,由重型攻擊機起的一輪遮斷轟炸,成功的粉碎了梵軍在中午起的第一輪進攻行動,但是重型攻擊機并非隨叫隨到,而且在連番遭受猛烈沖擊之后,機降場外圍防線已經搖搖欲墜。

    關鍵就是,6戰隊的傷亡非常大,兩個營的減員率都已過3o%。

    以當時的情況,只要梵軍再起兩輪沖擊,就能夠突破機降場的外圍防線,甚至能圍殲勢單力薄的兩個6戰營。

    也就是在這個大背景下,劉尊山才不得不啟動緊急預案。

    必須得說,丁鎮南有一個很好的習慣,也就是不管戰場局勢如何,在擬定計劃的時候總會留一手,很多時候會準備多個備用方案,確保在生意外之后,有回旋余地,不至于束手無策。

    這次也不例外!
快乐十分胆拖2拖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