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大宋帝王 > 第一百零九章 邊事2
    延福宮,在如今的大宋,只是一個皇城的小花園罷了。倒不是大宋前面的帝王們不懂享受。

    而是,真宗當年耗費無數資金建造的玉清昭應宮,已經被一把大火燒掉了。

    于是,章獻明肅太后和如今的皇帝趙禎,都不敢也不想再浪費錢了。

    雖然說,只是一個小花園,但,延福宮終究是帝王后院,占地也足有上千畝。

    其中花園、湖泊、回廊、亭謝應有盡有。

    雖然都很小,但卻很精致。

    而在如今,這個精致的御花園,卻已經成為了一個軍營。

    上千名高大強壯的禁軍士兵,整整齊齊的站滿了整個花園空地。

    趙昕坐在自己特制的小攆車上,從這些人身前而過。

    “大王千秋!”

    士兵們紛紛恭身行禮,表達敬意。

    趙昕只是向他們微微頷,沒有說話,任由攆車徑直而過。

    已經統治過天下一世的趙昕,已經明白,若無必要,君王不要和人民直接對話的重要性。

    這是因為,統治需要君王在廣大人民面前保持神秘。

    因恐懼、敬畏與崇拜,來源于未知、神秘。

    倘若不能在民眾面前保持神秘,那么,統治者本身也就不再神圣!

    這就是為什么,宰臣執政,甚至學士、臺諫官們敢于硬頂君王,但地方上的官員,卻都是戰戰兢兢,害怕的不行。

    因為前者知道,君王是人,會犯錯,有毛病。

    后者大多數不知道,以為君王是神,不會犯錯,沒有缺點,至善至美。

    而且,如今的大宋社會,種種矛盾,已是日積月累,漸漸深厚。

    禁軍,也是如此。

    于是,上上下下的怨恨與不滿,都需要一個泄的地方與目標。

    作為統治者,最聰明的做法,當然是讓這個地方和對象,是某個具體的大臣,而非君王或者皇室。

    官家,一定都是好的。

    壞的一定是大臣、奸佞。

    只有讓人民產生了這樣的念頭,統治者本人才會安全。

    陳勝吳廣在如今的大宋社會或許出現不了,但豫讓荊軻呢?

    特別是軍隊這種等級森嚴,壓力重重的地方。

    尤其需要避免,任何可能將仇恨吸引到自身的可能性。

    攆車在延福宮盡頭的一個回廊停下來,趙昕被劉永年抱著,來到一個偏僻的閣樓中,透過樹葉的縫隙,趙昕審視著這剛剛組建完成的兩個指揮的兵馬。

    都是按照他的要求與標準,精心挑選出來的可靠、忠厚、老實的士兵。

    “殿下,您可有德音指揮?”劉永年在旁輕聲請示著。

    趙昕的眼睛,看著那些士兵,這些被精心挑選的精銳。

    他深知,能經過他的那些嚴苛條件而入募的這些擲彈軍士兵,一定是忠厚、老實、逆來順受的人。

    為什么?

    身高六尺,能單手投擲十斤重鐵球二十步以上。

    卻不嫖娼不賭博……

    這樣的人,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三種人能做到。

    第一:孝子,而且是家教嚴苛,門規森嚴的家庭出來的孝子。

    這樣的人在家里必定極聽父母教訓,在外也很守規矩。

    第二:氣管炎或者是極為顧家的男人。

    平時定是一分一毫都會精打細算,心中對家庭妻兒的顧念,最為深刻。

    所以,他們能謹守本心,不敢招惹是非。

    第三種人,則是最稀缺的人——英雄豪杰。

    這種人不賭不嫖,不是因為不喜歡,僅僅是因為覺得這樣是浪費時間和精力的。

    除了這三種人外,趙昕想不到其他任何理由,能讓一個身高六尺,孔武有力,年輕強壯,而且身懷利刃的男人,不去做那些他隨手就可以做,隨意都能做到的事情!

    而在這三種人里,第三種人必定是極少的。

    可能眼前一千人里,也未必能有三五人。

    所以,他們基本可以被排除出考量范圍。

    這一千人絕大多數,都必是孝子、氣管炎。

    而趙昕之所以特地強調這個標準,就是因為他要定點找到這樣的人。

    這樣的人,將會無條件的服從命令,也將會無條件的服從安排。

    只要按時軍餉,能讓他們養活全家,讓家人吃飽肚子。

    他們就會忍受種種折磨與困難。

    他們能接受的底線,將比其他人要低的多。

    而這正是趙昕想要的部隊。

    一支經過訓練后,絕對聽指揮、服從命令,并和當前大宋上下的利益集團沒有太多牽扯,有著強戰斗力的部隊。

    可以在未來,替趙昕當尖刀利刃的部隊!

    只是……

    人還是太少了。

    一千人,兩個指揮而已。

    “劉卿,三衙禁軍中,若是已不足以揀選將士,那便張榜自民間招募壯士吧!”趙昕也沒有問劉永年招募過程,直接說道:“每募一士,給招刺例物二十貫,布帛三匹,米、麥各十石,鹽一升為安家費!”

    劉永年高興的道:“有了殿下的這個恩令,臣可以在半個月內,就將五個指揮全部招滿!”

    大宋募兵,都會給招刺例物,也就是所謂的安家費,一般招刺例物的標準,是根據情況和招募士兵的要求而變化,有很大的自由。

    而唐王給出的這個募兵安家費,在劉永年看來,已經是歷年來最高的標準了。

    足以讓他將募兵工作順利完成。

    “招刺例物的放,卿親自去盯著!”趙昕吩咐:“務必確保每一個銅錢,每一粒米,都到士兵家眷手中!”

    “臣明白!”劉永年點點頭,這事情趙昕不吩咐他也會做,因為他知道募兵的水有多深。

    “嗯!”趙昕點點頭,讓人取來一本自己編寫好的小冊子,遞給劉永年,囑托道:“至于已經招募的這兩個指揮,卿暫時先按孤寫的這個內容去訓練……”

    這本小冊子里,是趙昕前世,擲彈兵們的訓練內容與日常操演方法。

    雖然未必科學,但卻是最適合這個時代的擲彈兵的辦法。

    除此之外,小冊子里還有著擲彈軍中的等級劃分。

    軍官層面上,趙昕不好變動,依舊保留原有的大宋軍制。

    但在士兵層面上,他進行了改革。

    引入后世的士官等級制度,將士兵分為上中下三等,明確等級、待遇、軍餉。

    下等健勇,月軍餉一貫,稟米兩石半。

    中等健勇,軍餉直接增加到兩貫,稟米增加到三石半,更給二十斤面粉。

    上等健勇,軍餉三貫,稟米四石,其中兩石為細色(精米),加給面粉三十斤,額外給肉五斤,油一斤。

    更規定,低等級的士兵,見高等級的士兵,需要行禮,并且必須服從高等級士兵的命令與指揮。

    高等級的士兵,甚至有權力處罰、體罰低級士兵。

    不同等級的士兵,在居住、裝備、飲食方面,也完全不同,甚至可以稱得上是天壤之別!

    劉永年接過那小冊子,立刻拜道:“臣必謹遵殿下之命,嚴格貫徹!”

    趙昕點點頭,不置可否,正要和劉永年再交代一下軍官方面的安排,甘昭吉忽然急急忙忙來到趙昕身邊,躬身一拜后,低聲奏道:“大王,這是樞府剛剛送來的密白文書……”

    說著,就將一封被蜜蠟封起來的文書,呈遞到趙昕面前。

    趙昕接過來,撕開蜜蠟,拿出其中的文書一看。

    “遼人果然賴不住寂寞了!”這上面的文字,絲毫不出趙昕意料之外。

    和他的前世一樣,遼人行動起來了。

    其南院大王,齊王蕭惠的部隊,出現在了瓦橋關外。

    這是擺明了,想來訛詐大宋。

    前世,他們的訛詐成功了,大宋被迫每年增加十萬兩白銀的歲幣。

    只是……

    現在,大宋在沿邊的戰事,并未連續失敗。

    這遼國君臣,哪來的底氣,再做這種訛詐?

    趙昕想到這里,于是就看向北方——他不得不考慮一個可能:元昊向遼人奴顏婢膝的騎愿,甚至答允遼人一些苛刻條件,以換取遼國干涉大宋的可能性。

    而這,很有可能!

    元昊雖然是個瘋子,但不是傻子。

    于是,趙昕想了想,對甘昭吉問道:“阿耶知道了嗎?”

    “自然已經知道了,兩府大臣,如今都在延和殿……”

    “走!”趙昕立刻下令:“回延和殿!”
快乐十分胆拖2拖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