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我用太子換貍貓 > 第9章 準備后事吧
    南河區醫院是本市一家連二級乙等都夠不上的小醫院。

    看著病床上雙目緊閉的枯槁女人,蘇了了緩緩坐在了她床邊的椅子上,水蔥般好看的手指牽起女人干枯的手,將它輕輕貼近她的臉頰,就像小時候她溫柔撫摸她時一樣。

    她水眸漸漸垂下,里面盛滿了難以掩飾的悲傷。

    她輕輕開口,聲音好似犯了錯的孩子,“林姨,對不起,我還是沒能把他帶回來……”

    “我一定是讓你失望了,所以你都不肯睜開眼看我一眼……”

    趙未晞剛剛打了熱水回來,看到她那副模樣,不由得心疼。

    她走過去,從床底下拿出個盆子,將溫熱的水倒在里面。又從床頭的柜子里拿出一條干凈的毛巾,在熱水里浸過后擰干。

    從一旁拖了把椅子坐在她對面,向她攤開手,“拿來。”

    見蘇了了好似沒聽到她的話,她干脆自己伸手過去,將她的右手撈了過來。

    溫熱的毛巾輕輕擦在手上,一陣刺痛傳來,蘇了了本能的“嘶”了一聲。想抽回手,卻又被趙未晞給拽了回去。

    她這才注意到,原來她的右手在剛剛的打斗過程中受了傷,關節處有好幾處擦破了皮,那猩紅到現在都還是那么刺眼。

    “你看看你,連自己受傷了都不知道。”

    趙未晞將毛巾放下,又拿出抽屜里的消毒棉簽小心翼翼的幫她擦拭著傷口。

    她總是這樣,為了她在乎的人,可以不顧一切。

    就像小時候,她被人欺負,同樣手無縛雞之力的蘇了了打不過人家,就將她護在自己身下,任那些拳腳都招呼在她自己身上。

    “還記得嗎?小時候我被欺負,你為了護我受傷,那時的我們連藥都買不起。”

    想到小時候的事,趙未晞淡淡開口說道。

    蘇了了晃了晃神,目光逐漸轉向安靜躺著的林姨,輕道:

    “怎么可能會忘,后來還是袁皓軒那個家伙從林姨那里偷的藥,結果他鬼鬼祟祟被我爸發現,害我們三個被一頓臭罵,幸好還有林姨護著我們。”

    趙未晞笑:“可不是,有林姨在,小時候的我們不知道少挨了多少罵,少吃了多少苦。”

    蘇了了依舊看著林姨如今枯瘦如柴的臉。

    趙未晞的笑漸漸落下,唇瓣慢慢就抿在了一起,圓潤的下頜憋出了無數坑洼,鼻子太酸,眼淚終究還是沒忍住滑了下來。

    “我好想……再吃一次林姨做的銀耳羹……”

    蘇了了是個不愿輕易落淚的人,即便是挨打挨罵,被老爸冤枉她都從未掉過一滴淚,可是此刻,趙未晞這么一哭,她終是忍不住那股心痛,眼眶逐漸泛紅。

    蘇了了沒見過媽媽,從她記事起蘇極也是神出鬼沒經常不在家,那時候她唯一的精神寄托就是租住在隔壁的林姨母子和樓下孤兒院里落了單的趙未晞。

    他們,是她童年里所有的歡樂。

    可就在昨天,醫院下了最后通知,說林姨之所以還有一口氣,都是因為藥物在吊著,不過再好的藥物也抵擋不住器官衰竭。

    【她已經沒有幾天了,家屬準備后事吧。】

    醫生的話說得那樣冰冷,仿佛那斬斷希望的鍘刀,不帶絲毫情感。

    趙未晞苦苦哀求著醫生再想想辦法,錢不是問題,可那醫生卻只是機械的搖頭,將趙未晞甩在他身后的地上。

    她知道,林姨清醒時最掛念的就是袁皓軒那個家伙,她瘋了似的要把他帶過來見她。

    被袁家趕出來,她就大半夜跑去酒吧堵他,只是這結果……

    或許她早就料到了,只是不甘心而已。

    窗外的月色依舊如水般澄澈,三樓病房的窗沿上,一只體型細長的暗灰色貍貓鬼魅一般悄無聲息的站在那里,冷眸在月光的映襯下越發犀利,攝人心魄。

    他就那樣看著屋子里滿身哀傷的女人,明知時機或許不對,卻仍舊抑制不住內心的沖動。
快乐十分胆拖2拖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