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我用太子換貍貓 > 第1章 楔子一
    “快來人啊!娘娘要生了!”

    夜已深,這后宮深院早應鴉默雀靜,偏玉宸宮內外太監宮女忙成一團。

    燒水的、打水的、請人的、報信的,只是那報信的才剛出了玉宸宮大門不過數丈,迎頭便撞進了個老媽子懷里。

    “慌慌張張,走路不長眼睛的?”

    抬眼看清老媽子微怒的臉,小太監連忙跪倒,“娘娘恕罪,李妃娘娘眼下是要臨盆了,奴才正要去稟報陛下。”

    老媽子身后還整齊立著十幾號人,為首的女人衣著華貴儀態萬方,寬大華裳下小腹微見隆起,身側是個弓著腰渾身透著諂媚的中年大太監,稍稍靠后,還跟著個相貌清秀的大丫環。

    聽了小太監的話,女人連眼皮子都沒撩一下,只道:“即是此等大事,尤媽媽咱們去瞧瞧,妹妹人手不夠咱們也好照應些。”

    尤媽媽應“是”,理也不理那跪在地上的小太監,回身攙著娘娘直接繞過他奔了玉宸宮。

    小太監眼都不敢抬,只等她們一行走過后,才敢起身朝皇帝寢宮的方向跑去。

    只是……這深更半夜,怎么會在宮門外遇到劉妃娘娘呢?

    小太監搖搖頭,這哪里是他該想的事情。

    玉宸宮寢殿內,皇帝安排的穩婆還沒到,床榻邊只有李妃貼身的丫環陪著。此刻的李妃只身著素色寢衣,躺在床榻之上,腹部高高隆起,額上布滿汗珠,已浸濕了她烏黑順滑如綢緞的長發。

    “妹妹,妹妹,還好嗎?姐姐來看你了。”

    不似先前的冷傲,此刻的劉妃看著床榻上的李妃滿眼擔憂。李妃貼身的小丫鬟見是劉妃來了,忙從榻邊起身,向劉妃見禮后垂頭立在一側。

    李妃面色蒼白,陣陣腹痛疼得她虛弱無力,卻還是用手肘強撐著身子,欲起身給劉妃見禮,只是口中剛弱弱叫了聲“娘娘”就被劉妃一把攙扶住。

    “妹妹快躺好,都什么時候了,還這般在乎禮節。你本就是我的人,如今要生的也是天家的孩子,我自當視你做親妹妹,姐妹之間,哪里還需在乎那么許多。”

    劉妃說完,眉眼微挑,嗔怪道:“這都這么久了,穩婆怎么還沒到?”

    “尤媽媽,你快去催催,這幫子婆子怕不是看人下菜碟兒,欺負我妹妹身后沒人不成?去吩咐下去,哪個敢怠慢了李妃娘娘,就是跟本宮過不去。”

    尤媽媽應著躬身后退出了殿門。

    劉妃又對一旁李妃的丫環嗔道:“你快去打盆水來,洇濕了帕子給你家娘娘擦擦,沒瞧見你家娘娘這滿頭大汗嗎,這么沒眼力平日里都是怎么伺候的主子?”

    被劉妃訓斥的小丫鬟身子一縮,緊忙應道:“奴婢這就去。”

    不敢有絲毫耽擱,小丫鬟快步退出了寢殿。

    出了寢殿門,小丫鬟偷眼瞅了瞅四下里,見沒人注意她,沒去打水,反倒是一轉身朝著內院走去。

    內院柴房之中,一直垂著頭的小丫鬟這才將頭抬了起來,普普通通的長相,面色有些不均勻,左側眉骨之上還長了一顆褐色的痣。

    先一步等在里面的尤媽媽見她來了,向她身后左右打量了幾圈,確認沒人跟著,才將柴房的門關上。

    “東西我帶來了,你確定你能弄好?”尤媽媽雖是壓低了聲調,可話語中的威懾卻是絲毫未減。

    “媽媽您放心,奴婢家里祖上三代都是屠夫,這點小事不在話下,再說了,沒有那金剛鉆奴婢哪里敢攬這瓷器活,稍有閃失可是要掉腦袋的……”

    小丫鬟噼里啪啦說一堆,尤媽媽哪里有心思聽她說這些,都什么節骨眼了,再不抓緊,等李妃生了就來不及了。

    “行了行了,你知道厲害就好,要不是一定要新鮮的效果才好,我才不會用你呢!”

    瞪了眼小丫鬟,又橫著臉上的肉絲說:“這件事要是傳出去半個字……”

    “媽媽放心,靈珠知道自己主子是誰,還有娘娘答應放奴婢出宮的事……”

    “這還用問,娘娘玉口何時輪得到你來置喙。”

    靈珠閉了嘴,尤媽媽伸手將地上蓋著布簾子的食盒掀開,里面正躺著一只暗灰色帶有暗黑紋路的貓。那貓比平日里家養的貓要大上許多,和剛出生的嬰孩也差不多了,耳朵豎著,尖端還能看到些許較長的毛,更像是山中野生的貍貓。

    一瞬間,靈珠那不均勻的面色白了白,腳步不自覺的向前挪動了一下。

    余光瞥見她細微的動作,尤媽媽犀利的眼神轉向她。

    “怎么?”

    靈珠立馬調整了情緒,面色稍稍恢復,嘴角含笑道:“就是覺得媽媽您可真有眼光,此物若是去了皮效果必然驚人。”

    尤媽媽不置可否,斜了她一眼,“年紀大了見不得這些血腥的,你弄好了自己找個由頭送過來。”

    尤媽媽走后,靈珠將房門關的緊緊的,又找了根粗壯的柴火將房門插上。用力拽了幾下,確定拽不開,才回到食盒跟前。

    食盒內的貓已經奄奄一息,只有微微起伏的腹部證明他尚且活著。

    靈珠將它輕輕抱起,晶瑩的液體順著面頰滴落在貍貓身上。

    “貍洛?你聽得到嗎?是我啊!蘇了了……”
快乐十分胆拖2拖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