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回到古代開書院 > 第四十章 萬一先生
    知府夫人果然拒絕了齊陽的要求,理由現成的:“這院子熙熙攘攘都是女眷,你家少爺是成年男子,多有不便。若為受他一個頭,我特意出去一趟,這不是幫忙給自己幫了個麻煩?”

    這是事實,鄭娘子無法自辯,便看著傅振羽道:“傅姑娘,你是知道大姑奶奶對我家少爺多要緊的,你幫忙說句話唄?”

    傅振羽水汪汪的眸子,立即染上怒意。

    真特么不禁夸,才贊完那貨,那貨就來坑自己。她今日能得知府夫人的親眼,好比一個推銷員,私下里花了許久的功夫,做了許久的工作,終于贏得客戶青睞。這時候,同伴飲鴆止渴,把僅有的這點子青睞,給立即用了。前面的功夫,系數白搭。

    見知府夫人望來,傅振羽立即懟起鄭娘子:“我知道那又怎樣?你不懂順手幫忙的意思么?但凡能順手幫個忙的,頂多結個善緣,哪有求回報的?”

    知府夫人沒吱聲,卻在心底認可了這句。鄭娘子卻好似早有準備,她含笑提醒傅振羽:“傅姑娘,你和我們少爺還做著買賣呢。”

    坑貨提他們的私下交易,想干嘛?因為齊陽的不按牌里,傅振羽快要炸毛了。

    她想多,李心結簡單多了,一聽“買賣”二字,立即把傅振羽方才的規勸置之腦后,追問鄭娘子:“什么買賣?是傅姑娘和袁探花之間一樣的買賣么?”

    都是女子和男子進行的買賣,堂中上了年紀的女子,不免多想了,就是曾夫人,臉色也不大好了。她心里嘀咕著,這個傅姑娘,怎么和那么多男子不清不楚的?

    被逼到這份上了,不管齊陽的劇本是什么,傅振羽只好跟著他的走了。

    長嘆一聲,傅振羽對知府夫人道:“我有心不說,可大家都想知道。顧夫人,您就見一見齊少爺,讓他把這頭給磕了。待他磕足了,誠意夠了,我再同他當庭對峙,仔細認真地說道說道這個‘買賣’,可好?好夫人,您幫我一把,我回頭給您做肉骨頭。”

    顧夫人又笑了。

    被氣壞的小姑娘,有仇當時就要報的樣子,天真直爽得很可愛。后頭拿肉骨頭哄人的小模樣,就更逗了。顧夫人想說的是,她娘家富貴,她的陪嫁婢女,衣食住行,樣樣都有人負責。最原汁原味的吳興肉骨頭,當時她當年的大丫鬟、如今的宋娘子做得最好。

    見她笑了,傅振羽跟著竊喜,歡快道:“夫人笑了,就是表示同意了?”

    “嗯,不過。”

    顧夫人話鋒一轉,傅振羽立即洗耳恭聽,卻聽見顧夫人說:“不過那肉骨頭,你便是做得再好,也做不出我喜歡的味道。我家有位廚娘,當年是和三橋的師傅學的。改日,我請你吃她嘗嘗做的肉骨頭。”

    這一次,傅振羽露出結結實實的歡快。

    顧夫人都開口相邀了,憑她那數十年哄長輩的經驗,把個沒閨女的顧夫人哄得妥妥的,輕而易舉。今天果然宜出門啊,竟撞了這樣的大運!

    歡喜之余,傅振羽飛快地說道:“恭敬不如從命,我最喜歡吃肉,甜甜的肉。夫人放心,我是真的會做飯,會做很多好吃的。我做的咸水雞、桂花糕、酒釀湯圓,都很好吃的。不對,只吃甜的不舒坦。福建的佛跳墻我也有方子,就是缺材料……”

    她們兩個聊得歡,旁人卻是聽得一頭霧水。肉骨頭那么大,還沒什么肉,啃起來很不雅,有什么好吃的?至于鄭娘子,她和顧夫人一樣,都是一臉無奈地看著傅振羽。

    好姑娘吶,您怎么一說起吃的,就忘了正事呢?可傅振羽真不是故意的,美食能讓人心情愉悅,這一招對她特別好使。要不,她干嘛鉆研那么多吃的?閑的沒事是一件,興趣才是最要緊的。

    傅振羽是吃飽了肚子來的,可顧夫人等人在內可不是。所有人都被傅振羽報的菜名,勾得肚子咕咕叫,顧夫人也受不住了,連忙叫住傅振羽:“快打住,這些以后再說。我既應了你,便該叫他進來給我磕頭。周伯母,勞你帶著小姑娘們去后堂吧。”

    顧夫人便是要見齊陽這個外男,那也不會叫一堆小姑娘見到。而那汝寧同知的母親周老夫人,年長一些又穩妥,把一堆小姑娘交給她,顧夫人很放心。

    傅振羽那里卻是垮下臉來,委屈地和顧夫人訴苦:“夫人吶,我也是小姑娘啊……”

    顧夫人沒好氣道:“你們不是認識么?從前都見過了,還怕當著我的面再見一次?”

    傅振羽立即松了一口氣后,眼不錯地盯著門口。那小眼神,分明在等著,等著收拾姓齊的某人。顧夫人第三次笑過后,小姑娘們也退的差不多了,她便對鄭娘子道:“好了,去請你們少爺吧。”

    后堂的小姑娘們,有序地站在回廊下,不為看男子,只為偷聽所謂的“買賣”。

    齊陽心里正得意得緊。

    這是他家哦,他想偷聽點什么話,在傅振羽早年高價賣給他的傳聲筒的幫助下,不要太容易。袁夫人走了,滿堂之人,便沒幾個人會主動跳出來反對揭“買賣”,只會都好奇著買賣。他這時間點抓得極好,傅振羽呢,果然不愧是坑了自己許多錢的人物,配合得很不錯!

    他也不能輸給一個丫頭片子。

    在這樣的信念下,齊陽俯急趨而來,進門就對著傅振羽旁邊的婦人磕頭,口呼:“齊陽多謝夫人為家姐撐腰!”

    顧夫人不給他機會抖這機靈,因道:“我不過是說了幾句實在話,并沒有給她撐腰,齊少爺少磕幾個吧,勿要謝多了。”

    齊陽局促地應是,又是道歉又是繼續道謝,好一通慌亂。

    偏這功夫,傅振羽插言質問:“齊少爺,你這頭也算磕足了。現在,麻煩把話說清楚,我何時何地,同你又做了什么買賣!”

    從傅振羽的水眸中看到了警告,齊陽摸了摸鼻子,道:“不記得了么?那我提醒你一下,書生萬一。”

    終于說到正題上了,傅振羽松了口氣,同時回答:“略有耳聞。”

    她知道,后堂的姑娘們不知道。周老夫人在小孫女的追問下,十分簡潔地說:“就是個賣會試和殿試命題的。”

    李心結插言:“朝廷嚴抓科場舞弊,他怎敢明目張膽賣命題?”

    如同傅振羽所言,長輩們不喜歡李心結這模樣的姑娘。不喜歡就不搭理,知府夫人都敬著周老夫人,這點子任性的權利還是有的。徹底的無視,讓自找難堪的李心結再次紅了眼眶。

    沒等到的答案的周二姑娘,完全沒管李心結,拉著祖母的衣袖,問了同樣的問題,周老夫人這才道:“他賣自己猜的命題,猜命題是每個舉子都會做的事,并無過錯。此人厲害之處在于,他每一科都會猜十個命題,殿試或者會試里頭,總能叫他猜中。”

    周二姑娘點著小腦袋表示明白后,又問:“這么厲害的話,他的命題很值錢吧?”

    “這一科我不知,上一科據說是千兩一份。”

    所有人心中一動,南湖書院這么富有,不會也做了這買賣吧?
快乐十分胆拖2拖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