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千金歸來之少夫人又拽又橫 > 第222章 變相秀恩愛?他沒那么變態1更

第222章 變相秀恩愛?他沒那么變態1更

    晚上,安朵朵他們又吃的是火鍋。

    因為西市在川境內,這里的火鍋,味道純正,很地道。

    最主要的是,歐婭淳跟歐婭澄倆姐妹也愛吃,怕辣也愛吃。

    歐婭淳打了一下午的麻將,這麻將癮上來了,還沒有開吃,她就計劃好了晚上接著來。

    今天,歐家倆姐妹是大贏家,左寒跟趙沫都輸了。

    吃飯的時候,左寒就對趙沫說,“你今天輸了不少,待會兒敞開吃,能吃就盡量把輸的給吃回來。”

    趙沫忍不住笑出了口,她就是想,也得她有那樣大的胃容量才行啊。

    “左寒,這么輸不起?”莫云皓笑著問,幸好他沒有留下來啊。

    歐家倆姐姐的牌技好,每次打牌,就沒見她們輸過,誰跟她們打,那都是輸的命啊,他才剛回國,零用錢有限,怕破產。

    左寒是資本家,壓根就不用怕。

    輸了還說這樣的話,不怕人笑話啊?

    “你厲害,晚上你來。”左寒直接說道,挑起剛燙好的鴨腸放嘴里,嚼得嘰咕嘰咕響。

    莫云皓:“……”

    左寒這是吃了槍藥了,火氣這么旺。

    “晚上,你們男人自己搭吧,朵朵跟我們打,朵朵要來哦?”歐婭澄笑著說,今天贏開心了,晚上再找個菜鳥來,繼續贏。

    反正朵朵輸了,也有人幫她買單,贏她也不虧心。

    “好。”安朵朵笑著答應。

    “你們看,你們倆男的還比不上一個小姑娘,朵朵就是大氣。”歐婭澄差點沒說,不愧將來是他們歐家的人。

    只不過,趙沫在,這樣的話,她還是不方便說的。

    左寒要大大方方的承認了趙沫是他女朋友呢,那倒也罷了,可左寒沒承認,這趙沫,說到底,還是一個外人。

    左寒跟莫云皓都不吭聲了,這朵朵當然闊氣了,人家背后有個大靠山啊。

    他們呢,屁靠山都沒有。

    趙沫主動朝安朵朵示好,“朵朵是真的有本事啊,什么都會。”

    安朵朵看了她一眼,她有沒有本事,說真的,不需要她來她跟前拍馬屁。

    她壓根沒回話。

    趙沫這心里有點微微的不舒服,她不知道,安朵朵為何這么冷淡的對她。

    她沒有得罪過她吧?

    她要不是見她跟這些人的關系處得好,歐震翊對她,簡直就是把她小妹妹般的寵愛了,她也不愛來看她的臉色。

    安朵朵故意不搭理她的,歐婭淳跟歐婭澄看到她的反應,這心里也泛起了嘀咕。

    朵朵不喜歡這個趙沫啊?

    *

    火鍋吃完,都八點半了。

    他們八個人,歐震翊要了一個大包廂,四個女的打麻將,四個男人也湊成了一桌。

    玩得那叫一個熱火朝天。

    歐婭澄感慨的說道,“大姐,今年這個新年過得還有那么一點味道。”

    歐婭淳笑噴,“打個麻將而已,讓你說的這么高大上,你好意思啊?”

    歐婭澄也笑,她怎么就不好意思了。

    本來嘛,畢業這么些年了,每年的春節,不是在加班,就是在加班的路上,今年好不容易輪休了,還打了這么多次麻將。

    嗯,舒服啊。

    最關鍵的是贏了不少的錢。

    趙沫很會討好人,經過一下午的仔細觀察,歐婭淳跟歐婭澄他們喜歡聽什么,趙沫就說什么。

    她還很會喂牌,兩個人碰幾下就可以吃牌了。

    安朵朵一個牌打下去,人家就胡了。

    安朵朵總算明白了,左寒為什么今天下午打牌輸那么慘了。

    這趙沫還真是不要臉,她不是喜歡左寒嗎?

    既然喜歡,又不惜推左寒入火坑,就為了討好歐家的兩位姐姐。

    可這趙沫到底是沒腦子呢,還是太自作聰明?

    她真以為給倆姐姐喂了牌,她跟左寒之間,就能有進展了?

    不過是瞎折騰罷了。

    可人家既然都不怕是瞎折騰了,她又何必操那么多的心。

    安朵朵就耐心的陪著趙沫玩。

    她不會像左寒那么傻,所以,玩了幾圈下來,她輸是輸了,沒輸多少,她扣起自己的牌來,趙沫倒是輸了不少。

    趙沫忍不住心里驚訝,不是說安朵朵是菜鳥嗎?

    她怎么看起來,這人像高手啊。

    兩人這邊較著勁,歐家姐妹如魚得水,該吃牌吃牌,該胡牌胡牌,一點兒都沒有跟這倆人客氣。

    打到十二點,趙沫帶過來的現金輸光了。

    安朵朵只輸了一半。

    趙沫是大輸家。

    “朵朵,你真厲害啊。”趙沫不得不感嘆。

    前面,她一直以為安朵朵是小菜鳥,所以按照下午的打法,她覺得自己就是陪著輸一點兒就行了,可她小看了安朵朵。

    這個小丫頭,簡直是個中高手,她下的套,安朵朵都不跳。

    反而將她逼入絕境。

    她發現安朵朵不是菜鳥后,就很認真的在打,可是她從她母親那兒學來的牌技,還是不敵安朵朵。

    她認真對待也是輸了個慘兮兮。

    “我也輸了不少,趙小姐,這厲害的人可不是我。”安朵朵把抽屜里的錢拿出來,剛才那么多,現在就剩了一半。

    輸的人,承受不了厲害這兩個字。

    “沫沫,你輸光了嗎?不好意思哈,手氣太旺了。”歐婭澄對著趙沫說道。

    她不缺錢,也不差錢,但是這牌桌上贏來的錢,無論多少,都是無比開心的。

    因為意義不同。

    “沒事的,婭澄姐,手氣好是好事,下次有機會再陪你跟婭淳姐玩。”趙沫憋著笑,心里別提有多別扭了。

    這次來這里,真的是超支了。

    要是沒有達到她預期的效果的話,那就真的是太不劃算了。

    “好好好,走走走,今晚的宵夜,我請。”

    晚上的宵夜,歐婭淳請大家每人吃了一碗小餛飩,外加一個當地的鍋盔。

    太晚了,吃太多也不好。

    明天要坐飛機,一大早他們還要去買點當地的特產,所以今晚的宵夜,隨便吃點就要去睡覺了。

    明天的時間比較緊。

    *

    安朵朵躺在床上的時候,歐震翊發來了一個紅包,把她今天打麻將輸的金額全額補上了,還補了一個520的大紅包。

    安朵朵收的歡快,“謝謝,翊哥哥。”

    后面還附了一個親親的表情。

    歐震翊看的滿臉露笑,柔情似水。

    “要不要這么黏啊?”季堯拿著咖啡過來,看到歐震翊臉上的表情,也是有些不能忍。

    “你懂什么,等你找到了那個人,你就懂了。”

    “我有那個時間慢慢去找嗎?”季堯反問,他都已經安排人手幫他相親了。

    他父母聽到他愿意相親,也是開心,已經在著手安排了,明天回去,后天晚上就要跟相親對象一起吃飯。

    只要不是太離譜,他都會答應相處看看的。

    或者,他直接提出結婚條件,對方要是愿意的話,就可以直接領證結婚,他們家的能力,辦個隆重一點的婚禮,短時間還是能夠做到的。

    “你也別這么沒有希望,有種緣分,叫先婚后愛,等你找到結婚對象,你們可以婚后慢慢戀愛。”

    季堯:“……”

    他找他,不是來談男女感情的事情的。

    “元宵那天,我準備開記者招待會,我的計劃是這樣……”季堯開始與他正式討論年后的安排。

    歐震翊聽完后,點點頭,給了他幾個中肯的意見。

    季堯聽進去了。

    兩人談完了正事,各自回房睡覺。

    歐震翊晚上喝了咖啡也能睡得著,況且,安朵朵還給了他一個愛的抱抱。

    季堯卻有些睡不著了。

    他不習慣晚上喝咖啡,可歐震翊那家伙要喝,他只好煮了一壺過來。

    現在可苦了自己。

    這會兒就只能盯著他房間里的天花板發呆。

    其實,想到明天晚上的那個相親,他這心里還是有很多不確定性。

    他有點迷糊,不明白歐震翊這次讓他出來玩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變相秀恩愛給他看?

    他應該沒那么變態。
快乐十分胆拖2拖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