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戰國萬人敵 > 509 道理很簡單
    “報告!”

    “進來。”

    曲洧碼頭客舍,臨時盤了一個落腳點下來,本地的官吏從李解這里搞了一些好處,屁顛屁顛忘乎所以,連鄭國的體面都不顧了,什么?前線打仗?

    關我什么事啊,我是后方!

    衛國人打了過來,這事兒曲洧本地人都知道,但是打過來就打過來嘍,自然會有肉食者組織部隊去抵抗。

    這和我們曲洧老鄉招待衛國公主,又有什么內在聯系呢?

    完全沒有嘛。

    于是乎,曲洧老鄉理直氣壯地宰了牛羊,請衛國公主好好地吃了一頓。

    當然全程沒有見到衛國公主,這是比較遺憾的。

    但不要緊,全程見著了衛國公主她老公李解,也是一樣的嘛。

    “前線吃緊,后方緊吃。嘖嘖,贊!”

    李專員酒足飯飽之后,等著明天再趕一個飯局,這一回是陳國、蔡國的豪商聯袂請客,可不是只有牛羊肉管夠,一應山珍海味,都是有的。

    陳國、蔡國豪商要請客,也不純粹就是為了巴結李解,當然主要目的肯定是為了巴結。

    還有一些微末的要求,比如說各自老家的主上,一看淮中城連續不斷往北方運送兵器,這事兒就有點讓人心癢癢不是?

    武器貿易,其實不算什么,見得多了。

    但便宜的武器貿易……沒見過。

    江陰邑出品的矛戈價格,大概只有齊魯的一半,衛、鄭的三分之一。

    同樣的價錢,能多武裝兩倍的人出來,這簡直太香了吧!

    一開始陳國、蔡國的地方大佬,還想著便宜沒好貨,可隨便摸了兩把,現這些用“惡金”制作的矛戈,絕對不差啊!

    甚至還有一些極品裝備,乃是用最上等的“鉅”來打造,掏出來比誰都硬,一看就很有戰斗力。

    除了矛戈,還有甲具,那些個鐵甲做工其實一般,但是便宜啊,而且防護力還不差,相當的靠譜,普通的劍戟想要砍個缺口出來,還真沒那么容易。

    這些甲具是賣給鄭國人的,同時還有一批貨,漂在潁水直上也有些日子了,一直沒有北上,連裝備上的木頭,都有些老化的樣子。

    陳國、蔡國的土豪們一打聽,才知道這是為了破防破甲用的狼牙棒。

    掏出來不僅僅是硬,還很粗很長且帶刺,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概括起來就是:老黑粗硬長帶刺!

    用來破甲,簡直不要太妙。

    陳國人盯上這玩意兒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家的公主好歹還有點良心,提前讓人準備截胡采購。

    不是說陳國人要破誰的甲,而是做個二道販子,有錢大家一起賺。

    李專員同一個價錢,賣衛國還是陳國,有區別?

    當然陳國摟了這批狼牙棒,翻一倍轉賣給衛國,一魚兩吃特別版,三方齊美,何樂而不為?

    只是現在衛、鄭交戰,還只是瘋狂地試探,跟跳探戈一樣,完全就是回合制,你進來一點點,我退后一點點;你退后一點點,我前進一點點。

    上身又在瘋狂暗示,兩家高層那叫一個陰陽怪氣那叫一個沒羞沒臊。

    不過總體而言,衛國高層的底氣要更足一點,畢竟衛國國君尋思著你們鄭國國君都不在家,你還咋呼什么?!

    然而新鄭高層,其實已經完成了一次清洗,誰再鼓噪求和,誰就是新鄭的壞分子,誰就是鄭國新貴們的敵人!

    鄭城子并非是省油的燈,更何況有了淮中城這個穩定渠道,便宜的鐵器裝備源源不斷通過潁水進入鄭國,這和衛國比起來,優勢大了不是一點半點。

    只不過鄭城子到底不是國君,沒辦法整合整個鄭國的資源,總體而言,到底能動員多少力量去跟衛國干一炮,李解也不好說。

    不過一路南下,鄭國南部城邑還是一副田園牧歌的狀況,李解大膽猜測,除非戰爭升級,否則鄭城子應該不至于被逼迫到要內部搶劫來補充外部戰爭。

    “鹿死誰手,還真是不好說啊。”

    聽李解突然冒出來這么一句話,沒頭沒腦的,讓姬豆子完全聽不懂。

    于是衛國公主好奇問他:“君子之言,可是有典故?”

    “秦……”李解眨了眨眼,“嗯……天子失其鹿,諸侯共逐之。”

    “……”

    “……”

    嬌軀一顫,姬豆子當時便覺得眼前這野男人,實在是雄壯威武、霸氣絕倫,而且特別有神秘色彩。

    一看就很有前途,是個值得托付終身的人。

    魏昭娘輕點茶壺,給各自沏茶一杯,然后小聲問李解:“周室雖日漸衰敗,然則未見有諸侯,猶如當年天子。”

    即便是魏昭娘的老家晉國,也就是霸主,論實力,可以跟兩個列強同時開戰。

    一邊摁住秦國,一邊踩著楚國,壓力有,但扛得住。

    但要是天下諸侯圍毆,晉國也不是對手,分分鐘就要認慫。

    霸主只是霸主!

    哪怕是吳威王打這個打那個的,有啥用?死了之后,吳國原形畢露,根基不行,這是娘胎里帶出來的毛病。

    一代雄主或許可以雄起一下,但雞血還能一直打不成?

    “河北雙璧”都是有相當不錯格局眼光的女性知識分子,看待問題,肯定不可能跟鄉野仆婦一樣。

    李專員打的比方很好,周天子現在的狀況,的的確確是丟了那只鹿,當然也沒有說完全丟了,至少大家還是認可,這只鹿吧,是你們老姬家的。

    現在周天子也就是攥著鹿尾巴上的一撮毛,算是證明,這玩意兒,的確是他們老姬家的。

    只不過天下諸侯,伸出罪惡黑手,在漂亮的小鹿姐姐身上摸啊掏的,周天子也阻攔不了。

    什么秦國晉國齊國吳國楚國,放幾百年前,都他娘的亂臣賊子,王師出征,干就完事兒了。

    可惜現在的王師,就是菜雞,除非給列強霸主推腰推屁股,還真是沒啥能耐。

    李專員也沒想那么多,大大咧咧地拿著茶杯,嘬了一口道:“小國盡數消亡,只剩大國,不就行了?”

    “……”

    “……”

    很簡單的道理嘛。

    很粗暴,但是很真實。

    “河北雙璧”有心反駁,說你這說的也太簡單了,可話到嘴邊,忽然又都覺得,說的真是太對了。

    這幾年兼并戰爭其實越地頻繁,只是頻繁不代表激烈。

    典型就是“郯君獻土”,郯莊子退位了,不還是活得好好的?而且郯莊子跟李解還關系挺好,跟李解的左膀右臂之一,能打的飯桶沙哈,關系更好。

    郯國被吞并了,但過程很溫和,郯國的上層建筑,雖說沒有很順利地融入到吳國的上層建筑中去,但至少也沒有消亡。

    該有的祭祀,還是有的,只是換了個地方,換了個形式。

    郯國的祖先們,逢年過節,冷豬肉照樣有的吃。

    吳國用一種“潤物細無聲”的方式,很輕松很溫和地,就把郯國給吞并了。

    反面教材就是鄭國攻許,狠狠地打了一通,結果許國也沒有被消化,還讓許國人有了借口,從國際社會上,找來了非常出名的有活力社會團體。

    “忠肝義膽”那是能隨便吃的嗎?

    吃下去就打出來!

    鄭國又把許國吐了出來,可能國際社會壓根就不關心許國,但借著大義,就能薅鄭國的羊毛,讓鄭國出出血,割點肉。

    最后許國還是亡了,國際社會還關心嗎?完全沒有。

    因為許國沒有利用價值了,這樣的低等小國,亡了就是亡了,天下間,不知道有多少這樣的小國家,國際社會完全沒有一個個關心過來的可能。

    當然了,倘若通過這些個菜雞國家,又能薅哪家羊毛,那么國際社會的噴子聲音,自然是最大的!

    感受到了小國的悲哀,姬豆子悲從中來,衛國不算小國,甚至可以算是中等強國,然而和大國比起來,也不過是斗獸場中的棋子。

    尤其是現在,姬豆子甚至能夠感覺到吳國、晉國甚至宋國魯國在衛鄭戰爭上的滿滿惡意。
快乐十分胆拖2拖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