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重生南非當警察 > 527 有經驗
    戴維開戰前準備會的時候,棉蘭新兵訓練營里的新兵黃崗正在按照教官的要求保養武器。

    黃崗前天剛剛得到一支嶄新的李·恩菲爾德,這是一支尼亞薩蘭軍工集團生產的外銷標準型李·恩菲爾德,槍長113o毫米,o.3o3英寸口徑,彈倉容量十,和英國出口的外銷型一樣配有彈倉隔斷器。

    這種彈倉隔斷器在南部非洲已經被廢除,但是在英國還在使用,這一批步槍本來是要賣給奧斯曼帝國的,在奧斯曼帝國的強烈要求下,尼亞薩蘭軍工集團也給配上彈倉隔斷器。

    奧斯曼帝國要求使用彈倉隔斷器的理由很簡單,和英國戰爭部一樣,奧斯曼帝國也認為十的彈倉實在是太多了,會造成很多不必要的消耗,給后勤帶來更大壓力,所以要使用彈倉隔斷器,將原本十的彈倉生生變成單步槍。

    所有新兵拿到武器的第一堂課都是如何對武器進行保養,棉蘭部隊繼承南部非洲軍隊的傳統,要像愛護自己的眼睛一樣愛護自己的武器,不管當天有沒有進行實彈射擊,都要對武器進行保養,訓練營的教官會親自檢查保養情況。

    或許是因為明天就要參戰的原因,黃崗身邊的新兵們都在默默整理自己的裝備,沒有人開口說話。

    按照教官的要求對步槍進行保養之后,黃崗把步槍連同裝著刺刀的刀鞘放在自己的床鋪上,然后開始整理衣服。

    一共是三套衣服兩雙鞋,兩套作訓服,一套常服,兩雙鞋都是可以包住腳踝的短靴。

    按照教官的要求,部隊參戰的時候要把兩套作訓服和鞋子全部帶上,只留一套常服,黃崗準備過一會兒去找教官請假,如果可以的話,黃崗想把這套常服送回家給自己最小的弟弟。

    在加入棉蘭部隊之前,黃崗是凌志種植園里的工人,家里還有奶奶父母和三個弟弟兩個妹妹。

    黃崗和其他兩個弟弟都應征入伍,只有最小的弟弟在家。

    常服下來之后,黃崗只試過一次,然后就疊的整整齊齊,原本就是打算送回家的。

    “立正!”門口傳來班長的口令,新兵們不管在做什么,全部放下手頭的工作起立。

    走進帳篷的是教官約翰,他還帶著一名記錄員。

    “明天我們就要出,按照慣例我們要留下遺書,遺書就是寫給自己家人的信——放輕松先生們,留下遺書并不代表我們就要死,而是為了讓你們不留遺憾,如果我們不幸戰死,放心好了,撫恤金會讓我們的家人開開心心的安葬我們。”約翰的話并沒有讓新兵們輕松下來,氣氛反而更加凝重。

    “先生,如果我們戰死,那么我們的家人可以得到多少撫恤金?”一名新兵壯著膽子提問。

    “你現在的月薪是多少?”約翰反問。

    “一鎊。”新兵反應快,他們都是剛剛領過一次薪水。

    和全世界所有殖民政府一樣,為了更加方便的掠奪東印度,荷蘭殖民政府在東印度使用的是殖民政府自己行的荷蘭盾,和荷蘭本土使用的荷蘭盾不一樣,所以棉蘭部隊放薪水使用的是更有保障的英鎊。

    “撫恤金是你兩年的薪水,那么大概就是24鎊。”約翰在帳篷里唯一的一個椅子上坐下來,這個撫恤金應該會讓絕大多數人滿意。

    “24鎊?”

    “真的有那么多?”

    “不會不給吧——”

    新兵們終于打破沉寂,紛紛表示對這個數字的驚訝。

    也沒什么好驚訝的,這年頭的人命就值這個價,別說24鎊,為了幾個便士都有人鋌而走險殺人越貨。

    “不用懷疑,如果你們中的某個人不幸戰死,那么他的家人肯定能拿到這筆錢。”約翰強調,撫恤金這東西作用很大,即是對戰死士兵家屬的安慰,同時也是對其他戰士的鼓勵,所以不可能不給。

    就算是東印度仆從軍其實也有撫恤金制度,只不過制度可能并不會被嚴格執行。

    棉蘭部隊肯定不存在這個問題,除非羅克要放棄東印度。

    “你們也不用擔心,我們這一次并不會直接上戰場,而是提前去感受一下戰場氣氛,也就是俗話說的見見血——”約翰不夠了解情況,說到“見見血”的時候,很多新兵都有點不好意思。

    別忘了現在可是191o年,還是在部落之間頻繁生沖突的東印度,棉蘭部隊里的這些新兵,上戰場估計都是第一次,但是要說見血——

    他們中的很多人,可能比約翰更早見過血。

    這個時代的人們并不是溫室中的花朵,就算是貴族也不是傳說中的四體不勤五谷不分,相反很多貴族因為自幼接受的是精英教育,能力和眼界必然乎尋常。

    “——沒準你們還能筆小財,我們最危險的任務估計就是打掃戰場,到時候如果撿到什么東西千萬記得要上繳,戰后會統一分配,所有參戰人員根據任務危險程度不同,以及貢獻大小都有獎勵,如果撿到東西不上繳,小心某個脾氣暴躁的雇傭兵會給你一槍。”約翰要提醒的東西還有很多,保護傘公司在這方面有嚴格規定。

    打掃戰場其實也不輕松,戰場上什么事情都可能生,裝死這種事不是沒有,但是最后也很難逃過去,畢竟清理戰場的時候是要補刀或者補槍的。

    補刀和補槍之后還要清理尸體,要從血漬呼啦的尸體上把衣服扒下來還是很需要心理素質的,更不提撬開嘴巴看看有沒有金牙這種操作。

    所以在保護傘公司,只有非洲裔員工才能勝任這個工作,這是多次實踐之后得出的結論,白人雇傭兵或者是華人雇傭兵打掃過的戰場總會有遺漏,只有非洲裔雇傭兵打掃過的戰場最干凈。

    “先生,我想請假回家一趟。”黃崗終于找到機會請假。

    “回家干嘛?”約翰沒有直接拒絕。

    “我想把我的這套衣服送給我的弟弟,如果我戰死,那么我也用不到了。”黃崗說這話的時候很平靜,并沒有多悲傷。

    這個時代的人們,心理素質都好得讓人驚訝,生離死別什么的都是司空見慣,黃崗原本還應該有兩個哥哥和一個姐姐的,不幸的是他們全部夭折。

    “你能活著回來才是你給你弟弟最好的禮物,這也是我們每一次戰前都要留下遺書的原因,我們要把所有想對家人說的話全部寫下來,這樣我們就能了無牽掛的走上戰場,別哭喪著臉,戰場上的子彈都是有眼睛的,最膽小最懦弱的人一定先死,如果有人逃跑,那么不用敵人開槍,我會先打死他!”約翰該狠的時候也不客氣,臨陣脫逃這種事也很常見,所以部隊才會一直強調。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雇傭兵是沒有信仰的,南部非洲的職業軍人還可以說自己是為了國家,為了家人作戰,雇傭兵們參加戰斗就是為了錢,很多雇傭兵都是孤家寡人,連家人都沒有,死了就死了,連尸體都沒人收。

    所以雇傭兵們打順風仗可以,一旦占據不利,很少有雇傭兵們能堅持到最后。

    當然了,到目前為止,保護傘公司還沒有面對過需要戰斗到最后一刻的局面,班達爾是屬于棉蘭部隊的戰斗。

    “你們也不用擔心,我留下的遺書都已經一大摞了,現在還是活的好好的,自己的私人物品更不用擔心,出之前把私人物品整理一下交給管理員,然后留一個地址,戰斗結束后再去找管理員領回來,無人認領的物品,管理員會按照地址寄過去。”約翰現身說法,盡量打消新兵們的疑慮。

    “好了先生們,現在告訴我你們想對家人說的話,一個一個來——”記錄員適時出面,新兵們馬上圍攏過去。

    “黃,為了你的家人,努力作戰,即便戰斗到最后一刻,也不要畏縮,更不要逃走,逃走的話會被槍決,而且家屬沒有任何福利,沒有榮譽、沒有撫恤金,親屬也不會受到任何照顧,那些戰場上的逃兵,最后都會成為家族的恥辱。”約翰叫住黃崗,對黃崗的狀態有點擔心。

    “請放心先生,我絕對不會成為家族恥辱。”黃崗堅定,換成是白人,恥辱就恥辱,能活著就行。

    和白人相比,華人更重視家族榮譽,如果做出有辱家門的事情,死了之后都沒臉面見列祖列宗。

    六月三號,保護傘公司的雇傭兵和棉蘭部隊分別從棉蘭港和棉蘭出,向多巴湖前進。

    而距離一百五十公里外的多巴湖已經沸騰,東印度第二師一路燒殺搶掠,似乎并沒有意識到多巴湖也是東印度的一部分,多巴湖畔的那些人也是東印度人。

    也是因為一路上搶的東西太多,東印度第二師現在的隊伍很臃腫,不到一萬人的部隊居然有兩千多輛大車,每個士兵身上都纏滿了搶來的各種布料,花花綠綠的丑出天際。

    這么纏好看不好看不重要,到了作戰的時候,沒準就能救一命。

    不過以前的這些老經驗,放到現在不一定有效。
快乐十分胆拖2拖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