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劍魁 > 三百二十五不工劍陣
    蒼知離去,李不琢進入石窟。

    傳道司共有三窟,第二窟中,至多不過修行到神游境的法門。

    而傳道司的第三道石窟,無門無窗,只有神魂能夠進入其中,也正好將修為不夠者阻攔在外。

    “第二窟里的法門,已經夠我使用,我需要的只是御敵之法。”

    李不琢游走在書卷和壁畫間,略微逛了一圈,便找了個舒服的位子躺下。

    再睜眼,便遁入夢中。

    ……

    一月過去。

    “這龍池部法門果然高妙,甚至比我在壺天見到的法門更加完備。”

    “看來梨山下的法門來自各族,雖然博大,卻失之精深,除非觀碑者穎悟卓,不然難有所獲。”

    “這里的法門卻體系儼然,煉氣法、養神法、馭器法、養器法、陣法、遁法、身法、術法……皆相互呼應。真是來對了地方。”

    李不琢坐在地上,咬住一根筆頭,左手掐劍訣比劃著,右手又掐印訣比劃著。

    偶爾才放開動作,寫寫畫畫。

    他面前凌亂放著許多白紙,有舞劍的人形,有手印,有文字。

    “此地的法門多偏于木性,這篇《五氣凝碧訣》乃是培養木氣的煉氣術,不如東君神術遠矣。”

    “這篇《青華遁形法》,若在浮黎之中,只算得上中等,但在蒼梧卻極好用,保命刺殺追殺,皆是上等。”

    “這篇《劍氣歸藏法》,凝木氣為劍,是最適合我的法門。若與這篇《萬引天羅陣》相合,興許能推演出一道劍陣。”

    “不必燭龍出鞘,我便能以氣劍御敵,可以藏下殺招。”

    “劍陣變化多端,不拘泥于常形,如此一來,我便不用再尋其他御敵之法。”

    李不琢從萬千法門中,擇其優者,開始有條不紊地推演起來。

    神魂愈凝練,夢境也越清晰,他的推演能力較之未修行時,已高出百倍。

    但夢境愈清醒,夢與現世也愈接近,在夢中度過的時間,也逐漸變短。

    未修行時一夜便能度過數十度春秋,如今一夜卻只能數月。

    不過九天時間,夢中便是經年,足夠他推演出一篇法門。

    一月后,李不琢將萬引天羅大陣與周天劍宿法相融,體內三百六十五劍宿,以玄奧軌跡交相轉動,將整個小天地籠罩其中,絲毫外邪都不得侵入。

    三月,李不琢以劍氣歸藏法,凝氣劍三百六十五道,籠罩身周二十丈方圓,所過之處,石木皆成齏粉。

    五月,李不琢引周天劍宿出體,凝劍念三百六十五枚,以神識為線而引之。

    九月,李不琢再悟數月前自升邪劍靈處所得的咫尺青鋒之法,一念忽起,須臾間,百尺皆是劍氣。

    一念即成劍陣,李不琢站在石窟中央,打量四周。

    三百六十五道氣劍,青光斂然,自行運轉,似無章法,卻暗合周天星辰之數。

    “藏巧于拙,用晦而明,很好。”

    “此番夢中悟道,果真受益匪淺,讓我得此大成劍陣。”

    “我有劍道不易,這劍陣大巧若拙,便叫不工吧。”

    李不琢心念一動,那三百六十五道氣劍悄然熄滅。

    但三百六十五枚劍念仍舊護持周身,百尺之內,若有外法來犯,便可瞬息破之。

    李不琢深吸一口氣,再度閉目枯坐。

    近年的推演,對神魂來說是大勞大傷,縱使在夢中,亦會影響現世。若不及時修養,便是得不償失。

    又一月,李不琢終于出定,來到第二窟的石壁前,望向那道厚重的石壁。

    “還剩下了一些時間,倒是可以借機一窺這龍池部至高法統。”

    “不過我在夢中,卻沒法神魂出體,也穿不透這片石壁……”

    李不琢心念一動,不工劍陣倏然出現,朝那石壁刺去。

    一處可容一人通行的孔道被開鑿出來。

    李不琢走入那幽深的石洞,手指一彈,一道南明離火飛入半空,照見四壁。

    只見四處空空如也,并沒有什么法統傳承。

    “果然,我的夢境也有限制,只有現世可見之物,才能與我一道入夢。”

    李不琢收起念頭。

    ……

    “看來已過去七天有余了。”

    李不琢來到石窟角落的盤蛇雙環漏刻前。

    這漏刻機關巧妙,內環計時辰,十二時辰便是一次輪轉,外環計日,十二日是一次輪轉。

    與入夢前對比,離出傳道司只剩一日。

    “這幾日似乎有人來過?”

    李不琢現窟中有的書卷被人動過。

    “看來我在傳道司大睡不醒的事也被人知道了。”

    李不琢四下看了看,當下窟中無人,便來到靠東側的石壁邊上。

    石壁高處有一道縫隙,滲出些許水跡。

    本來未到神游境,李不琢沒打算窺視第三道石窟,但眼下有了機會,卻不忍放過。

    取出隨身的六柱杖,又把一枚血檀木碎片捏在手中,分出神念,向那道縫隙拋去。

    倏地,李不琢以血檀木為眼,見到一片黑暗。

    一道龐大的石壁上,浮雕這一座通天巨木。

    “神木扶桑?”

    李不琢心中一動,果然,上六部眾本是浮黎之民,不然如何以扶桑神木為至高法相。

    “以此樹為法相,恐怕比諸圣威能更盛,這浮雕十分巧妙,取其意而不拘其形,我一見之下,竟是比見到扶桑神木本身更為觸動。”

    李不琢仔細觀瞻著扶桑神木圖,盡量將其神意銘刻在心。

    忽然,他又瞥見旁邊的石壁上,有另一幅法相圖。

    這法相似龍似蛇,雪鬣玄睛,微微張口,便有吞天噬地之勢,卻只露出一半身子。

    李不琢乍見這半道法相,不自覺心神劇震,竟覺得神念要被拉扯過去。

    “收神!”

    李不琢神念渙散之前的一霎,便引血檀木片疾遁回。

    神念歸體,李不琢雙指按住眉心,許久才睜開眼睛,低聲自語。

    “好一道法相!不知是什么來頭?”
快乐十分胆拖2拖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