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劍魁 > 二百八十五魚婦
    察覺到李不琢的目光,泉嬰頓了頓,鼓起勇氣問道:“大家都去交流心得了,你為什么不肯去?”

    幾日間李不琢和泉嬰只是打過照面,還是頭回和她說話,見泉嬰有些坐立不安,便看了一眼門外已遠去的眾人,說道:“修行心得是煉氣士最珍而重之的東西,若被仇人得去,甚至能反推出你的弱點破綻所在,連徒弟都不會輕易傳授,哪會輕易傳授給外人?”

    泉嬰怔了怔,自顧自點頭,似乎認為李不琢說得有理,遲疑了一下,又問道:“但大家看起來都很精明,怎么都去了?”

    這是哪家的姑娘,怎么完全不通世事就獨自跑了出來?李不琢笑了笑,只搖搖頭,道:“我不便說,你若不信,便去聽鄭東來傳授心得吧。但最好留個心眼,別真把自己的心得說出去了。”

    泉嬰猶豫了一下,對李不琢說了聲多謝,便離開膳堂。

    李不琢望著泉嬰離去,鄭東來是想以傳授修行經驗的方式拉攏眾人,雖不知他有何目的,但多半與方破岳相近,都是為凝聚實力,爭奪機緣。想必除李不琢自己之外,跟去的眾煉氣士心中也大多明白這點,但對他們來說,鄭東來修為最高,若有他領頭不是壞事。而眾人雖然對此心知肚明,李不琢若張口把這事說出來,就是把鄭東來得罪死了,于是只能稍微點泉嬰兩句。

    李不琢雖然修為境界暫時跌落,倒不懼一位先天圓滿的煉氣士,之所以慎言,除了習慣以外,也是同處一船之上,沒必要節外生枝,是以方才葛川當面挑釁,他都視若罔聞。

    一名黃芽境宗師,自然沒必要聽先天圓滿傳授經驗,也沒必要與他計較什么。

    在膳堂里繼續獨自品味了一番菜品,李不琢才回到甲板上值守。

    午時已過,海面上漸漸昏暗起來,潮濕的海風里帶上了一絲冷意。船上的海師與雜事等人在帆下與船沿邊十分忙碌。

    李不琢在甲板上賞著海景,四方連島嶼都看不見,已在海上航行數日,東方極遠處的那一株扶桑神木大小仍然未變。

    …………

    船室中,眾煉氣士圍聚一團,鄭東來便坐在中央的蒲團上,腳邊一尊袖珍瑞獸銅爐焚著龍涎香。

    眾人已討論交流近兩個時辰,泉嬰坐在船室一角,本想聽一聽他人的修行心得,然而在一個半時辰以前,眾人就開始討論關于扶桑神木的事,那葛川又主動站出來,呼吁眾人以鄭東來為,結成團伙,互相合作,去扶桑神木腳下爭奪機緣,這樣才能與其他人有一爭之力。

    然而泉嬰出海的目的卻不是為了近來鬧得沸沸揚揚的天柱之精,便不禁有些后悔跟了過來,方才葛川來問她是否加入時,她心中一慌,稀里糊涂就答應了下來。眼下只好在心底里尋思著,靠岸后還是找個機會,偷偷遠離眾人。

    這時有人說道:“多虧鄭前輩,我等才有機會合作,可惜那李不琢似乎性格有些孤僻,竟連鄭前輩主動邀請他都不為所動。”

    有人道:“他那一件機關臂就是神工閣中的那一件千鈞,我曾試過這機關臂,以我坐照圓滿的修為也無法用得如臂指使,想來那李不琢實力應當不差,可惜,若他也加入進來,便又是一大助力了。”

    這時葛川道:“此人不識抬舉,不提也罷。他想孤身獨行,不過想著獨占機緣罷了,你我都知道海那邊如今的情況,獨身前往,純粹不自量力。”

    “不錯。”

    “你我結伴同行,才有把握。不然若遇上天人來襲,幾乎毫無還手之力。”

    這時有人道:“日前我與方破岳交談,聽他說李不琢出海似乎是為了去探尋天柱裂縫,想必這就是他不與我等結伙的原因。”

    “天柱裂縫?”連鄭東來都微微一怔,皺眉道:“且不提進入天柱裂縫需要法相境大能護送,自身若沒有宗師的修為,去天柱裂縫中也是無異尋死,他真有這樣好高騖遠?難怪……”

    “不自量力而已。”葛川哼了一聲,“任他自生自滅,與我等何干。”

    ……………………

    “這些瑤人世代不曾上岸,連腳都快長成蹼了?”

    甲板邊沿,李不琢觀察著瑤人,泉嬰走近,說道:“你說得沒錯……他們果真不是為了映證修行。”

    “哦?”李不琢轉頭看見泉嬰。

    泉嬰便將眾人如何商討結伙的事說了出來。

    李不琢道:“天柱之外能有多少機緣,哪夠十余人分潤的,鄭東來不過想找些打手而已,但別人又豈是傻子?如此各懷心思的團伙,稍有變故就會崩潰,你若信我,下船后便找個機會離開吧。”

    “我正是這么打算的呢。”泉嬰望著李不琢,只覺他身上有種令她想要親近的氣質,“剛才有人說你要接近天柱裂縫,是真的嗎?”

    “我修為平平,哪能去湊那個熱鬧。”李不琢搖頭笑了笑。

    泉嬰松了口氣,正在這時,船身微微一顫。緊接著傳來船頭瞭望的海師大喜高喊的聲音。

    船上霎時便嘈雜起來,褚宏走出船室,船上的綱等人也都來到船頭,便見到遠處的海面上,似乎有一對大魚在翻騰著。

    李不琢定睛一看,其中一只魚與人差不多大,露出海面的脊背和頭顱長滿茶碗大小的片片青鱗,然而當它翻身時,便露出一半形如女人的身體。

    “魚婦?”

    李不琢心中一動,想不到出海僅僅三日,就見到了神出鬼沒的海中異族。這魚婦與鮫人不同,鮫人乃上半身似人,下半身似魚,而魚婦卻是背部似魚,正面似人,二者都極其罕見。據說若能抽出魚婦的筋制琴,彈之便可以平息風浪,是出海的人夢寐以求的寶物。

    眼下這魚婦似乎在與水下的東西忘情**著,未察覺到遠方的神工閣商船。褚宏來到甲板邊,與那些瑤人大聲說著什么,眾瑤人面面相覷,猶豫許久,卻對褚宏搖頭。褚宏憤然大罵了幾句,又轉身向眾煉氣士以重金許諾,去捕捉那魚婦。
快乐十分胆拖2拖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