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劍魁 > 二十三保重
    隨李不琢匆匆回到梨溪巷一六號門前,燕赤雪駐足猶豫了片刻說:“能不能幫我個忙?”

    李不琢正焦頭爛額,皺眉道:“怎么了?”

    燕赤雪頓了頓,欲言又止,勉強笑道:“我累了,幫我開門。”

    李不琢無心去想其他,接過鑰匙打開門,直奔后院。

    在靜室前停步,李不琢閉目深吸一口氣,再睜眼時,已神色平靜。

    推門而入,靜室里三斤在鑿木頭,小臉神情認真專注,門開了都恍若不覺。

    直到李不琢把扒雞和龍須酥放到面前,三斤才抬頭道:“燕姐姐呢?”

    “在前院,你不去謝謝她?”李不琢拍了拍三斤的腦袋,“身上臟東西拍干凈先。”

    “哎,走啦!”三斤拍著衣擺,在褲腿上擦著手,給一邊瞇眼瞌睡的鴉三通招呼一聲,就小跑著出了門。

    李不琢不動聲色坐到桌邊,若無其事打量著桌上三斤尚未完成的機關構件,半晌,輕笑一聲。

    “你笑什么?”鴉三通半瞇著眼。

    “今日在鬼市中撞見墨雙成,赤雪出言相邀,雙成也同行了。”李不琢手指叩擊桌面。

    鴉三通一怔,目露寒光:“雙成也是你叫的?”

    李不琢呵呵一笑:“你這死鳥今天怎么了,莫非你跟雙成認識?那正好,這女人模樣不差,對我也有幾分意思,臨別時還給我塞了一張紙條,說邀我三日后再聚,奇怪,紙條哪去了?”

    李不琢一摸腰囊,裝模作樣,眼睛一瞥——鴉三通小眼圓睜:“此話當真?”

    李不琢不搭理它,自顧自摸索了一陣,道:“怕是丟了。”

    然后才對鴉三通道:“那時我正要賣掉那件活榫,雙成見到,便要了過去,后來她約我三日后見面,說要打聽一個公輸氏子弟的消息。”

    鴉三通明顯一怔。

    李不琢道:“對了,就是多日不曾回縣學上早課的公輸百變,雙成說什么……說什么公輸百變苦戀她許久?她心中有愧,只想對公輸百變說句抱歉。”

    鴉三通綠豆小眼中滿是驚詫,渾身抖:“一派胡言……”

    砰!

    李不琢一拍桌子!木屑亂飛,雙手撐住桌面,身子前傾對鴉三通冷笑道:“一派胡言?墨雙成親口對我說是你自作多情!她現在就在巷口等你,只等你一盞茶時間,現在已經要走了。”

    鴉三通神色慌亂,振翅向窗外飛去,剛飛起兩尺,就被李不琢劈手拿下。

    “放手!”鴉三通厲聲喊道。

    李不琢把它裝在麻袋里,提著就大步出門。

    “你干什么?!”

    “送你回公輸氏。”

    “讓我先見她!”鴉三通已無暇思考李不琢如何識破他的身份。

    “見個屁,我今天不曾見過墨雙成,她也沒在巷口。”

    鴉三通愕然,立時冷靜下來:“你詐我?”

    “你瞞我在先。”

    說話間已來到后院門口,李不琢看了看,三斤不在,大步走向正門,鴉三通在麻袋里出奇的老實。

    快到正門口,鴉三通忽然說:“等等。”

    李不琢腳步一頓,深吸一口氣,壓著火氣道:“嗯?”

    鴉三通道:“你既然猜出端倪,肯定是那件活榫被現了,眼下你已暴露,公輸家的人多半已在來的路上。”

    李不琢道:“趕在那之前我便把你交出去。”

    鴉三通嘆息道:“你已經詐出我身份,就該知道我沒想對你不利,我若想走,早就走了,你就不想知道,為什么留在這里?”

    李不琢臉色陰晴不定,扭頭看向正屋,帶鴉三通回到了后院,剛進臥房就關上門,把鴉三通往桌上一扔:“你是公輸氏子弟,怎么變成了傀儡。”

    鴉三通猶豫了一下:“你可聽說過公輸八臂?”

    “新封府第二宗匠。”

    “那正是家父。”

    “……”

    “他十四歲成為巧匠,十七歲成師匠,二十五歲便成宗匠,乃公輸氏新封府一支五十年來最驚才絕艷地人物,我自小聽到最多的一句話,便是‘有乃父之風’……”

    “半月前,我想一舉造出‘靈傀’,晉級宗匠之位,功敗垂成,便使出‘寄靈’禁術,將胎光、爽靈、幽精三魂、伏矢一魄導入傀儡機樞之中,便成了如今這副模樣。”

    “清醒之后我心若死灰,離開家中,不小心昏厥過去,結果被人拾走,本想裝死借機脫身,卻被你用兩枚金銖買下了。如今回想起來,以前我是入了魔障。”鴉三通嘆息。

    李不琢面色不善:“你要回去隨時能走,為何故意設計我,暴露線索讓公輸氏主動找上來?”

    鴉三通猶豫片刻,說道:“我要帶走三斤。”

    啪!

    突如其來的穿堂風吹開房門,氣氛一寒,鴉三通心下微沉。

    那柄名為斬濁地精鋼劍被李不琢握在手中,他一字一頓道:“你再說一遍?”

    鴉三通道:“除非這柄劍是上好花紋鋼打造,才能傷我,可惜不是。”

    “你可以試試。”李不琢按著劍鞘挺腰站起。

    鴉三通苦笑道:“你何必固執,機關術天賦優秀者不少,只是我分外喜歡這小丫頭,她跟著你,又能學到些什么?”

    李不琢冷笑:“若你提早和我商量,我巴不得三斤跟你去公輸家學偃師機關,如今是你使手段在先,她若不跟你走呢?”

    鴉三通道:“她不傻就該跟我走。”

    “我不跟你走!”

    小丫頭不知何時已站在門邊,一陣風似的小跑過來抱住李不琢的腰,望向鴉三通地眼神帶著三分畏懼,眼淚吧嗒落了下來。

    鴉三通銅喙一張,爪子動了動,有些無措。

    李不琢冷冷看著鴉三通,半晌,鴉三通低低說了一聲“保重”,振翅飛出屋子。

    這回李不琢沒阻攔。
快乐十分胆拖2拖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