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大唐再起 > 第兩百五十五章另有用處
    既然虔州歸還了南唐,那么潘崇徹也就歸來了,收到了李嘉的獎賞。

    潘崇徹因此重新封爵為義武子,食邑五百戶,獎賞任囂城府邸一座,賜予貼身護衛一伙,田地五百畝。

    李信與張維卿倆人也受到了獎賞,食邑加封一百戶,田地也各加了一百畝,而且散階也升了一級。

    其余的將士們也同樣如此,除了散階升一轉外,贖回虔州的一萬貫,李嘉還添了兩萬貫,總計三萬貫,全部都賞了下去,整個番禺城瞬間喜氣洋洋起來。

    何大元也是欣喜,此次出戰,一伙人竟然只傷了一個,而斬獲了三個人頭,那三個人都分到了一畝地,而他作為伙長,享受同等的待遇,只不過是得了一貫錢,沒有田地。

    回到番禺后,因功而升,轉為副隊正,雖然依舊是領兩個人的薪俸,但地位卻高了許多,就連賞錢也多了,皇帝的錢,從淄重營與憲兵司的轉過來,他得了八百錢。

    手里提拉著一千八百錢,懷里還有繳獲俘虜的一塊玉佩,他心里美的很。

    因為遠離戰爭,但又享受了戰爭的福利(因此支出數萬貫錢財),導致市面上越的繁榮,布匹、糧食、藥材等,都不同幅度的上漲,因此獲利的商家不計其數。

    這些商家們很好的把控了朝廷的忍耐度,在沒有危及統治的情況下上漲,平民們除了有些膈應外,還算能適應。

    休假是分批進行的,作為副隊正,何大元自然屬于優先休假的那一批,提拉著銅錢以及繳獲的戰利品,他歡歡喜喜地來到了家門。

    而家門前,候立著一個頭戴木釵的少婦,模樣清秀,穿著齊腰的青色襦裙,不斷地張望著,待看到何大元時,臉上滿是欣喜。

    “大元——”一聲清脆的叫喊,讓他的心徹底的酥了,他第一次現,自己回家還能有別處的歡喜,手中的重物,似乎輕若鴻毛了。

    “弱娘!”何大元快步而入,憨笑道。

    “怎回來那么遲,累著了吧,別人家的都回來了,家里煮了肉羹,給你補補,東西給我!”

    若娘看著完整歸來的何大元,臉上喜極而泣,但覺嘩啦響的銅錢時,更是欣喜,腳步也快了些許:

    “娘,姨,快來看呢,大元回來了!”

    “大元,我的兒啊!”老娘一看到何大元,心中歡喜,這次北去,后來才聽說,是打那偽唐去了,厲害的很。

    “菩薩保佑,菩薩保佑,我兒回來了!”

    何大元的歸來,讓整個家都暖了起來,看著一家子人,他心中歡喜,拿出了包裹。

    一千八百錢,交到了老娘手里,管家的還是老娘。

    一只缺角的玉佩,這是繳獲的,他擦洗了數遍,送與了表妹。

    其余的都是換洗的衣物,則被兩個妹妹拿去。

    至于薪俸,由于軍營管吃住,基本上都送與家中,若是無家,則寄在淄重營中,寫好遺囑,就行了,何大元自然將錢都送至家中,不然這一家數口,在番禺怎么過活?

    “這次歸來,皇帝賞了許多錢,咱又立了功,就有這千八百錢,咱們存著買地,以后不用做活,就能在京城好好活著,天天吃米飯!”

    何大元看著大口吃肉羹的家人,停下了筷子,笑著說道。

    “這次有了那么多錢,之前的薪俸,我也存著,差不多夠五貫了,還能買兩畝地,之前你立功,有了一畝,如此咱們家就有了三畝地,除去田稅,與佃戶對半分的,咱們一年有四石糧呢!”

    一畝地,哪怕年成不好,也有一石,若是好些,也有一石五斗,除去繳納一斗的稅,以及佃戶對半分,一年至少四五斗,一年兩收,三石糧還是有的。

    聽到這,包括妹妹、姨娘、表妹,皆是一臉的向往,這些糧哪怕啥都不做,也夠吃半年了,若是換成粗糧,也能撐一年。

    日子越的紅火,讓一家人很是歡喜,他老娘則嘆了口氣,說道:“若是你爹在,咱們一家人伺候這幾畝地,省的分出一半去,家里日子還會更好一些!”

    “娘——”何大元叫喚著。

    “不提了,咱們何家,就缺了小子了,你跟若娘再努力一些,讓我半個大孫子,我這一生也就無憾了——”

    在這個日子里,平安歸來的士卒,皆滿載而歸,雖然有幾戶縞素,但不礙大局,對于朝廷,越的滿意起來,對于戰爭,也從之前的懼怕,也慢慢狂熱。

    而對于某些人而言,今天的日子著實有些難受,哪怕送上了一些肉菜,還有些許湯水,但對于譚若同而言,卻與苦膽無異。

    “譚兄,好歹吃點吧,這些時日都是些粗糧,咱喉嚨都粗了些許,淡出鳥了!”

    同處牢房的,還有一個壯漢,也是蓬頭垢面,正拿著兩根筷子大口吃著,還嫌棄不過癮,雙手拿著雞腿,大吃特吃,看著譚若同的模樣,嘆了口氣,說道。

    “家中幼子不過三歲,妻妾數人,若是我不健在,該當如何啊?且,我老娘身體素來就不康健,若是得知我亡故的消息,恐怕不測啊!”

    “如今這個境況,說這些還有甚用?”張大雷啃食著雞腿,嘟囔著。

    譚若同作為昭信軍指揮使,一戰被俘,成為階下囚,可謂是天上地下,被看押至今,他心里著實難受。

    “爾等洗漱一下,待會陛下要見你們!”這時,牢頭扔下兩套衣物,出聲說道:“你們也是好運,八成就離開這了!”

    聽聞此言,倆人喜不自勝,譚若同則吃的更香了。

    御書房中,李嘉正捧著一本紙,津津有味的讀這,昭信軍指揮使譚若同,副指揮使張大雷,倆人在百勝軍時,就是都頭,熬了十數年,千方百計之下,終于成為了指揮使。

    “陛下,倆人到了!”宦官輕聲說道。

    “讓他們進來吧!”

    隨后,洗漱干凈的倆人見到了年輕的皇帝,立馬跪下:“罪臣參見皇帝陛下!”

    “我原本想將你們殺了的……”此言一出,倆人瞬間起了雞皮疙瘩,隨后就聽到了接下來的話。

    “但,你們還是有些用處,你們知曉嗎?”李嘉歪著頭,輕聲笑道。
快乐十分胆拖2拖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