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 > 第1500章 瑯樂箏和竇井然的婚后生活

第1500章 瑯樂箏和竇井然的婚后生活

    這件事要是不今天解釋清楚,日后能吵架的機會還多著呢。

    “我保證和金燦兒什么事也沒發生,但這件事不能提前和你透露。”竇井然似乎有難言之隱。

    瑯樂箏角咬咬唇,心中很不甘心。

    “你敢保證和她確實什么事也沒有?”

    她對這件事的確無法接受,可今天竇井然的表現如此之好,總不能不給面子。

    “當然,我很肯定。”

    瑯樂箏光聽他答應的如此響亮,心中便更加動搖了。這個男人也沒必要騙自己,說不定其中真有誤會呢。

    “那你什么時候才能和我老實交代?”

    她不喜歡被蒙在鼓里的感覺,恨不得馬上將這件事了解清楚。最多再忍耐幾天,這已經是最大限度了。

    “等我們度蜜月回來,我保證將這件事和你解釋明白。”竇井然一再拍胸脯保證道。

    瑯樂箏認真在心中思量一番,最后還是將這件事答應下來了。

    “要不是看在小豆子的份上,我今天是不會答應你的。”

    她并不想在這男人面前承認自己的感情有多深,只好把兒子揪出來當擋箭牌。

    樓上的竇母感覺兩人恩恩愛愛的差不多時,這才眉開眼笑的抱著寶貝孫子從房間里出來了。

    “媽,媽!”竇墨一看見瑯樂箏便要伸手討抱。

    眼看著孩子就要一歲了,正是咿呀學語的好時候,瑯樂箏可是千辛萬苦的教他怎么叫媽媽。

    現在總算是吐字比較清楚了。

    “我兒子到現在也不會叫爸,成天就知道叫媽媽。”竇井然反倒對這個現象格外不滿。

    好歹他在這家里也總要有存在感吧。結婚之后不但被親爸親媽嫌棄,就連兒子也開始不待見他了。

    “你可別提這事了,你什么時候有盡過當爸的責任?”竇母撇了眼竇井然。

    當初最想要男孩的是他,如今好不容易生了個男孩,結果卻撒手不管了。小豆子當然不喜歡了。

    “這名字是我起的吧。”竇井然硬要找借口狡辯。

    提起竇墨這個名字,瑯樂箏就更加想吐槽了。

    當時孩子才剛出生,一家人都高高興興沒顧得上起名,過了幾天后才發現孩子竟然忘起名了。

    這時,竇井然便信口拈來了這個名字。

    “就叫顧墨吧,這名字聽起來有書生氣質,多有文化。”

    于是這個名字,便順理成章的落在了竇家戶口本上。不僅如此,竇井然還自作主張的給孩子也起了小名。

    “我看就叫小豆子合適,豆和竇也同音,這多配。”

    即便瑯樂箏再嫌棄這名字,但一想到是竇井然起的,忍忍也就過去了。她還指望這男人除了在起名方面有造詣之外,也好管管孩子。

    沒想到他從此就不聞不問了。

    “你可別提這個名字了,我和樂箏都不喜歡。你要是有空,就學學怎么給孩子換尿布。”竇母也頗有意見。

    一聽見換尿布,竇井然立馬岔開話題。

    “媽,你這飯什么時候才做好。我都餓了。”

    瑯樂箏把小豆子交給竇母,“媽,您今天才剛來家里,還是我來給您做一頓好吃的吧。”

    竇母幫的忙本來就夠多了,哪能好意思把她當成傭人來使喚。

    眼看瑯樂箏一頭扎進廚房里,便開始勤勤懇懇的做飯了。竇母立馬給竇井然遞了個眼神。

    “還不快去幫幫忙?”

    “媽別鬧,你讓我做飯,不就讓我炸廚房嗎?”

    “少在這和我貧嘴,切菜你總會吧,趕緊去!”

    竇井然就這樣被趕進了廚房,里看著瑯樂箏忙碌的背影,他更加束手無策了。

    “這里沒什么要你幫忙的,你去陪著媽吧。”

    他才剛拿起西紅柿準備切塊,便聽見耳旁傳來了這道話音。

    這不明擺著是在趕他走的意思嗎?

    “不用,我來幫你的忙。”竇井然還挺固執,拿起菜刀便開始對著西紅柿猛切。

    這番操作把瑯樂箏也看得心驚肉跳了。

    “你慢點。”她有些害怕。

    “馬上搞定。”竇井然依舊死性不改。

    眼看案板上的西紅柿大軍就快被解決,竇井然一個不留神,菜刀便切上了手指。

    “快讓我看看!”

    瑯樂箏眼神敏銳的看見他手指出血了,但竇井然卻速度飛快的藏在了身后。

    “有什么好看的。”他裝作輕松無事的樣子。

    “趕快給我看看!”

    在瑯樂箏的一再爭執下,竇井然才伸出了手。

    “我都說了沒事吧。”他調侃的說道。

    這手指上只是出了點血,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問題。

    “不行,必須要給你消毒。”瑯樂箏忍不住嚴肅了點。

    竇井然的態度非常無所謂,就在兩人爭執時,他口袋里的電話恰好響起。

    沒想到看見這上面的聯系人時,瑯樂箏也愣住了。

    “我出去接個電話。”

    竇井然毫不猶豫便轉身離開了廚房,留下瑯樂箏一人在原地發呆。

    他剛才這般殷勤的態度,就已經說明了一切。

    瑯樂箏心情苦澀的將廚房里的飯菜做好,她才剛端上飯桌,竇母喜笑顏開的過來夸獎了一番。

    “咱家能有你這樣的好媳婦,真是一件大喜事。”

    換做往常,瑯樂箏必定高興的眉開眼笑了,但她現在卻心事重重,根本做不出表情。

    “媽,您覺得井然真對我有感情嗎?”

    瑯樂箏平時腦袋靈光的很,壓根不會問這種問題,但今天也是受了刺激,還是忍不住脫口而出了。

    “寶啊,是不是那臭小子又欺負你了?等會媽好好說教他。”竇母的眼神也有些躲閃,不敢回答。

    瑯樂箏自然也心里有數了,無論她再怎么努力當然是比不上金燦兒的。

    “他什么錯沒有,只是我還不夠好。”

    如果她不是瑯樂箏而是金燦兒,或許竇井然也就不會這么冷漠了。

    “寶,雖然這個世界上有一見鐘情,但也有日久生情。你別看那小子對別的女人熱情似火,那些都是玩玩而已。”竇母也苦口婆心的勸她。

    “我不希望小豆子年紀這么小就飽受非議。我已經很久沒感受到父愛母愛了,我知道這種滋味。”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讓瑯樂箏更加猶猶豫豫。
快乐十分胆拖2拖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