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大良醫 > 第三百一十五章你們松手
    周恒抬眼看看劉仁禮,“一會兒,我們嘗嘗這東西,它叫金土豆,可以當蔬菜吃,也可以當做主食,可以充饑,口味還非常好吃。”

    劉仁禮點點頭,雖然心中還是有懷疑,不過周恒說了,他那些疑惑淡了許多,畢竟一會兒就能見到真面目了。

    來福趕緊去拿了幾個土豆過來,用一塊包袱皮將土豆包裹好,這才交給劉仁禮。

    “大人,這個給您,我們為了育種,所以留下的樣品不多。”

    劉仁禮從他的語氣中就能知曉,這東西非常珍貴,趕緊微微頷。

    “多謝了!”

    來福嚇了一跳,趕緊擺手。

    “要不咱們去看看玉米,那個更嚇人。”

    周恒一聽眨眨眼,這來福越來越會賣關子,有啥還不直說,看來玉米的漲勢更好了。

    這個他真的知道,在華北地區,玉米一般是百日成熟,而到了東北地區,玉米成熟期就要在一百三十天左右,這個雖然抗凍,但是也受溫度影響,暖房的溫度適宜,自然是瘋長了。

    周恒站起身,拍拍手掌上的土,劉仁禮也跟著起來。

    “走吧,我們去看看。”

    說著三人出了暖房,來福只是裹了一件厚衣服趿拉著鞋子,快步拐到另一個暖房,一進門,就能感受到,這里的溫度比土豆那個暖房還要熱上一點兒,看到地壟上一尺高玉米苗,周恒怔住了。

    靠,這玩意喝化肥了,怎么長的如此兇?

    難道是米歇爾給的品種有問題?

    周恒搖搖頭,吃的時候,他特意感知了一下,這玉米并不老,還是很鮮嫩的狀態,也不是黏玉米的品種,看著這一片綠苗周恒有些蒙。

    “這個長得如此快,這也太恐怖了?”

    來福呲牙笑了起來,臉上因為最近勞累,黑瘦了很多,褶子都出來了,如此顯得牙更白。

    “這個玉米我用麩子水泡了一過晌,然后才播種的,估計吸飽了水,營養足,所以長得飛快,一天不看就能竄起來寸許。”

    劉仁禮瞪圓了眼睛。

    “你是說,這個什么米和剛剛的金土豆是同時種植的?”

    來福點點頭,“對,同一天種的,這玩意比種麥子容易,也不用什么翻土,用木棍戳個洞就丟進去種子行了,這些天只澆了一次水,剩下就沒管過,不過這東西喜歡熱,這幾天暖房的溫度高,長得就更好。”

    劉仁禮看看暖房里的一片,微微嘆息一聲。

    這些東西好是好,可是有個先決條件,那就是人家有暖房,什么東西都是丟到暖房里面長,如此一來,溫度恒定,有什么不可能,想吃什么種植什么啊。

    周恒看了劉仁禮一眼,還有什么不明白的,他現在擔心的不是種植問題,而是惦記這個暖房,不過這東西可不能放出去。

    “大哥不要急,眼前需要解決的,就是引流排水的問題,這個春澇解決了,即便晚種一些天也影響不大,至于這些金土豆和玉米,我覺得你可以找幾塊小型的田地試驗一下。”

    “試驗,如何試驗,要是種植不出金土豆和玉米,這些人家豈不是要斷糧了?”

    周恒一怔,這劉仁禮真是一個憨憨,腦子壓根是實心兒的,不知道怎么轉彎兒,一瞬間無力感爆棚,嘆息一聲只能認真的解釋道。

    “可以選一個村落,在這個村落挑一些人家,讓他們一半的土地種植金土豆和玉米,剩下的繼續種植原有的糧食,然后按照土地原產量,分給他們等量的糧食,如此一來,這些人豈不是積極種植了?”

    劉仁禮想了想,微微點頭,隨即又搖頭。

    “那這些金土豆和玉米種出來要如何售賣,這些東西可是市面兒上壓根沒見過的東西,怎么有人買?”

    周恒盯著劉仁禮的眼睛,湊近一些壓低聲音說道:

    “之前在清平縣,給秀兒搞了馬油制藥,當時弄回來的馬肉,當時誰都不敢吃,我做成醬馬肉,當時不也一搶而空。”

    劉仁禮咳嗽了兩聲,掩飾自己的尷尬,看看身側的來福并沒有看向他,這才松了一口氣。

    “咳咳,那個不一樣,至少是肉食,這金土豆和玉米誰吃過?”

    來福抓抓頭,有些不好意思,不過還是急切地說道:

    “大人,小的吃過,這土豆即便是蒸蒸直接吃,也是相當好吃,軟軟綿綿的,全都是沙一樣,軟爛可口,放什么一起煮就是什么味道,我還烤過也很好吃,至于玉米更是如此,比小米好吃。”

    劉仁禮一臉的疑惑,周恒一揮手。

    “行了,暖房里面的東西也看了,這里太熱,我們走直接去莊子上,秀兒他們的魚鍋估計也準備好了,直接煮點兒玉米,再切點兒土豆片,我們煮煮吃。”

    周恒走了兩步,見來福還站在原地,朝他擺擺手。

    “走,你跟著一起去吧。”

    來福一臉的尷尬,趕緊躬身說道:

    “公子別讓我去了,我真的是不會說啥,再說這些金土豆和玉米都離不開我。”

    周恒擺擺手,不再為難來福。

    “行了,不去就忙吧,你這里的人可以自由支配,包括銀錢你覺得給多少獎勵合適就獎,我不限制上限,如若收成過每畝三石,各個有獎。”

    旁邊幾個聽了倒吸一口涼氣,要知道這時候種植糧食,南方最好的一年畝產不過五百斤也就兩石半,北方的土地一年也就一石或者一石半,這金土豆和玉米,怎么能高出這么多,簡直聞所未聞。

    不過來福信,他聽了周恒的話,將這些金土豆切成塊兒丟入土地里面,就是芽長苗了,并且這暖房里面,簡直堪比初夏,種什么不高產。

    來福用力點點頭,“公子放心,我們一定盡全力,管理好這些金土豆和玉米,您放心吧。”

    周恒笑著拽起劉仁禮走了,劉仁禮一臉的擔憂,他知道周恒的想法是好的,不過這樣簡直是讓來福壓力太大了,畝產三石說出去能被人笑死。

    “你確定這畝產能達到三石?”

    周恒看看劉仁禮,豈能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不過現在說什么都不重要,畢竟東西還沒種植,等到大地春耕的時候,他的土豆和玉米已經快要成熟,到時候那就是最有說服力的成果。

    “別問,我現在餓了,大哥我們快著些。”

    劉仁禮搖搖頭,沒再追問,不過這北山僅憑兩個多月的時間,能搞成這個樣子,已經讓劉仁禮震驚不已,況且周恒還去給太后診治,直接被任命為正六品的院判,這段時間的變化,簡直讓他應接不暇。

    即便是秀兒也是如此,言談舉止,與之前的小家碧玉模樣完全不同。

    院子里面遇到的那些回春堂弟子,見到她都是躬身施禮,秀兒也只是淡然一笑,這氣度簡直變了個人似的。

    看到這樣的妹子,劉仁禮那份驕傲已經無法言說。

    剛才光顧著跟周恒商議春澇,還有種植的事兒,還沒和妹子好好聊過,這會兒心下著急,跟在周恒后面偶爾小跑兩步。

    周恒看的真切,忍著笑意沒說話,此刻已經走到山下,薛老大的馬車就在這里,幾人上車,直接去了莊子上。

    這里新建了一個院落,平時給朱筠墨準備著,不過現在被卿云占著。

    一進院落,就看到一群忙碌的身影。

    蘇曉曉的吼聲不斷。

    “你們松開,這些是我的......”
快乐十分胆拖2拖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