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遼東之虎 > 第四百三十章
    史可法圍著宣府轉了八圈兒,也沒有好辦法攻克這座九邊重鎮。

    “父帥!這宣府可算是河北了,距離京城又近。萬一咱們占領宣府,激怒了李梟那……!”史德威看到左近沒人,趕忙說出心里的疑惑。他不明白,大軍為什么不去進攻潼關,而是要來宣府。

    “天無二日民無二主,現在有兩個皇帝。又都是皇室血脈,金陵的朝廷著急啊。咱們這么做,只是給朝廷表一下忠心。另外,為父也看張獻忠不順眼。想讓李梟教訓一下這個王八蛋,不然這狗的身子壯實之后會咬人。”

    “父帥您是說,他會對咱家不利?”

    “這種無恥小人,多不要臉的事情做不出來。指望他干光明正大的事情,還不如指望母豬會上樹。小心駛得萬年船啊!

    進軍宣府,一定會刺激李梟出兵。到時候,就讓遼軍教訓他們好了。拿炮灰的命填合我,倒是要看看他的那些嫡系,能不能扛得住遼軍。”史可法詭異的笑了一下,然后繼續帶著人認真觀察宣府。

    在宣府城下待了兩天,史可法找來張獻忠。讓他留在宣府監視里面的漢軍旗,不用攻城只是監視就好,史可法帶著主力大軍去攻打潼關。張獻忠對這個安排舉雙手同意,潼關之險峻他是見識過的。攻打潼關,一定是他當炮灰打頭陣。經過宣府的消耗,手里的炮灰真不多了,總不能臨時抓壯丁吧……!

    “大帥放心攻打潼關,屬下這里一定看住宣府城內漢軍旗。您攻打潼關的時候,不會有一兵一卒逃出去支援潼關。”張獻忠猩猩一樣的拍打胸脯。

    “有勞張總兵,此役順利本兵部定當上奏朝廷,為張總兵敘功。”

    “多謝大帥!”

    史可法走了,張獻忠卻沒閑著。那是撒開了人四處搜羅,搶錢、搶糧、搶人。而且不論男女都搶!

    男的搶回來當壯丁,女的搶回來……!一時間,宣府郊縣的被張獻忠虎狼一樣的手下禍害得不成樣子。

    滋潤的日子沒過多少天噩耗傳來,祖大壽帶著遼軍一個師殺過來了。

    驚天噩耗啊!

    自己有幾斤幾兩心里最清楚不過,就自己手下這些兵。再擴充十倍,都不是遼軍的對手。得知遼軍殺過來,張獻忠先生的第一反應就是打包!

    拜能干的手下所賜,這些天搶劫成果非常豐碩。壯丁、女人、牛羊、還有錢財等等堆得跟小山似的。在撤退之前,張獻忠想著把這些東西全都打包帶走。

    對拉隊伍頗有經驗的張獻忠來說,他深深知道錢財的重要性。他手下這幫子人,個人素質都不高。也沒人想著封官拜爵光宗耀祖,都混到這份兒上了,干脆來點兒實實在在的。錢,就是大家新聞樂見的業余活動。沒錢,這幫子土匪翻臉比翻書還要快。

    兄弟義氣?所謂的義氣,在金錢的考驗下一般都會土崩瓦解。

    張獻忠的隊伍里面,不需要這種無聊的情感。

    搶得有些多,打包的時間就有些長。當祖大壽的前鋒騎兵出現在視野之內的時候,張獻忠的打包工作依舊任重而道遠。

    祖寬遙望了一眼祖承訓,對面的祖承訓同樣也在看著他。在幾年的戰爭中,這些小家伙已經成長為老油條。當他們看到張獻忠龐大兒笨重的部隊,好像是炸了窩的雞一樣四散奔逃,他們就知道這場仗毫無懸念。

    戰場上是沒時間區分,誰是抓來的民夫誰是地方戰士。只要移動的東西都是敵人!

    兩個加強騎兵營,好像鋒利的奶油刀一樣切了進去。

    張獻忠的隊伍,連點兒像樣的抵抗都沒有。嫡系們見多識廣,在京城保衛戰的時候已經見識過了遼軍的威力。平日里兇神惡煞一樣的人,拉過戰馬二話不說扭頭就跑。

    跑慢了就沒命了!遼軍那些家伙,一般都不怎么喜歡抓俘虜。他們更加喜歡一顆顆人頭,那玩意可以換錢。

    經濟效益決定工作態度,遼軍士卒看到亂哄哄的南明軍,“嗷”“嗷”叫著開始沖鋒!

    距離一百多米的時候,手里的長管左輪步槍就開始射擊。反正敵人密密麻麻的像螞蟻一樣,隨便開一槍拼概率都不會放空。六子彈很快打光,營地里面的南明軍也倒下了許多。

    戰馬的度已經飚到最快,來不及裝填子彈。左輪步槍往馬屁股上的革囊里面一插,隨手拽出了馬刀。另外一只手從腰間掏出了左輪手槍,瘋狂的騎兵們就這樣一手拎著馬刀,一手拿著左輪手槍,純以雙腿掌控戰馬。

    遠的拿槍打,近的拿馬刀砍。

    狼群沖進羊群一樣,遼軍在肆意的砍殺著一切移動的生物。

    張獻忠不愧為優秀的民軍將領,在這種情況下他迅判明形勢,找到合適的方向。爬上戰馬,帶著自己的親衛就跑。

    如山的物資!不要了!

    巨額的繳獲!不要了!

    這時候錢財是身外物,只要能逃走就行。只要保住親衛隊,過不了幾天老子又是一條好漢。

    可苦了那些被抓來的壯丁,還有從河南征召的那些步兵。當初當兵就是為了吃口飽飯,現在死神來了。他們沒有戰馬,連跑都跑不掉。

    無論是祖寬還是祖承訓,都無視了張獻忠的逃走。他們有幾萬個亂哄哄的步兵需要對付,實在騰不出手來對付逃走的騎兵。雖然知道那肯定是大人物,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逃走。畢竟,飯要一口一口的吃。一口氣吃個胖子,說不定會被撐死。

    一輪沖鋒過后,所有人都插好了左輪手槍。掏出一枚手榴彈甩手就往身后扔!那些在身后準備用弓弩射殺他們的南明軍,被硝煙籠罩出瘆人的慘叫。

    爆炸聲震得人耳膜響,但遼軍騎兵們絲毫沒有停頓。跑出了三百多米的時候,慢慢帶住了戰馬。

    整隊,然后裝填。隨著號角的聲音,進行下一輪的沖殺。

    兩個騎兵營,只是沖了兩個來回。兩萬人的軍陣就崩潰了!

    漫山遍野,到處都是逃跑的南明軍。這時候他們已經沒有隊形,更沒有戰斗意志。他們扔掉了武器,還有簡陋的鎧甲。反正一切阻礙逃跑的東西,全都被扔掉。方向不重要,目的也不重要。重要的就是跑,盡快離開這個修羅屠場。

    下面就是自由狩獵時間!

    騎兵們悠然的騎在馬上,依仗著戰馬的度。很輕易就能在逃跑的軍卒背后,割開巨大的創口。好多時候,鋒利的軍刀甚至可以將一個人切成兩半。

    慘叫聲足足響了一個上午,連帶一個下午。宣府城外彌漫著化不開的血腥味兒,到處都是尸體。比前些天被后金軍干掉的那些死得慘多了!

    當血一樣的殘陽照耀大地的時候,疲憊的騎兵們開始匯集。這個時候,他們已經打光了所有的彈藥。好多人手里的馬刀都砍得卷紉變形!

    “遼軍威武!”

    “嗷!”

    “遼軍威武!”

    “嗷!”

    “遼軍威武!”

    “嗷!”

    士兵們出的聲音像是狼,在宣府城外回蕩著。驚起了樹上的烏鴉,驚走了地上的胡狼。

    “去宣府城喊話,叫他們出來投降!”祖承訓看著遠處的宣府城,大聲吼了一嗓子。
快乐十分胆拖2拖18